儿子东拉西扯的保证书

时间:2017-07-09 保证书 我要投稿

尊敬的班长同学:

  这份检查对任何人都不会有教育意义,但对我而言,其中的教育意义可谓深刻。因此,这是一样自我封闭的物件,在其中我需要反省自身。

  “吾日三省吾身”,这无疑是优良的传统。然而我一省也未曾有过,又何等可悲呢!悲在何处?三省自己的人行事理性,遵规守矩,也就必然能成大事;那些杀人越货之人,又哪一个是反省自己的?哪一个不是社会的跳梁小丑呢?率性而为,不错;但不能放肆。放肆者谓谁?我也。

  上自习课讲话,焉能不谓之为放肆!连上课时说些关乎课题的话,都不是总能被允许的,更何况题外话呢?对别人来说,这是了然于心的。但我却鬼迷心窍,“不知有汉,何论魏晋”。因此,我是可笑的——不也成了跳梁小丑吗?

  规矩,这两样木匠的家伙,同时也是社会的尺度。柏拉图的“理想国”,摩尔的“乌托邦”,美好之中何尝不藏着尺度!“一滴水反射太阳”,班级也是社会的投影。违反规矩的人,也必然要受到指责和惩罚。因此我在这里写检查,虔诚是说不上,但也丝毫不能狡辩,不能有非份之想了。

  试问,世界上存不存在没有规矩的地方呢?不,连梦也有既定的规律。规矩是用来约束人的,也是用来造福人的。守规矩的人得到福祉,反之则受到惩处。班规约束班级,也一样造福班级。不能说小话,是的;宁静的环境有多让人安心。如果没有人破坏,这样的互惠互利会一直持续下去。

  但终究有了蛀虫、白蚁!它们的形象和我一样,其本质也就是我。我用噪音损坏了宁静。这样,我同时也就失去了理性,破坏了规矩,打扰了班级同学应享的宁静。

  如是,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反省?不写检查?不受我应得的惩罚?守规是守规者的通行证,我这样的违规着只配用违规撰写平庸可笑的墓志铭!

  我扪心自问,为什么我没有管住自己呢?为什么我不能适可而止呢?又为什么,我没有及时写检查,没有及时反省呢?理性,我丢失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何以会轻?不能思索,没有理性的轻,比任何苦难都难以承受!可是我呢?我难道不是自愿抛去了它,相信自己从此就能“乘风归去”吗?

  如果得出我热爱理性的结论,这结论可笑;事实上,我抛却了理性。也许我觉得有理性太累了罢,也许我觉得一日三省吾身太烦了罢,所以就驱赶了理性。那么,我太愚拙了。

  是的,理性对于人而言,的确可谓负担;但这负担又能给人多强思考的乐趣,多少存在感!人之异于禽兽者,理性;没有理性的人何止等于禽兽而已,自甘堕落使他还不如禽兽。可叹我一个人,一个有几十万年进化史的人,竟把理性这一上帝的馈赠抛掉了。

  失去理性分析,我就在上课时说话而不能明晰自己的错处了,就不能及时完成保证,就不能积极反省自己了。那么现在我写保证,正是一个重建理性的过程。

  做错而不知错,这是没有理性的;有错而不改正,这是可叹的;有改正机会而不抓住,这是可惜的;破坏别人的宁静乃至于快乐,这是可恨的;把规矩视如无物,这是可耻的;但积极改正,这总算可以自我安慰了。

  以上是我的自白、保证,我的心。请许我冒昧地说一句:我的笔怎么可能真正剖析自己?看透自己?只是写些浮于表面的话罢了!唉,临文涕零,不知所云。

  保证人:孙人哲

  二〇**年四月二十八日

(责任编辑:YJBYS.com)

儿子东拉西扯的保证书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