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大学生村官:我们要编制

发布时间:2017-09-05 编辑:1025 手机版

  近日,河南省新乡市的一位2008届大学生村官在给河南省委书记的留言中表达了对出路的担忧,在村官群体中引起了广泛关注。

  2008年我国实行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计划,当年一批青年学子响应党的号召毅然来到农村追寻自己的梦想。到今年,6年已过,2008年选聘的大学生村官的两个任期也满了,对于他们出路的安排,已成为中央及各地组织部门当前村官工作的重中之重,湖南、山西、江西、河南等各地组织部也纷纷出台期满村官分流的相关政策。

  五条出路?还是无出路?

  是走还是留?几乎所有已经在农村奉献了6年青春年华的大学生村官们心中都有一个肯定的答案:留!然而,中组部在今年5月底召开的全国大学生村官座谈会上,对大学生村官规模提出“控总量,提质量”的要求,逐步将大学生村官总量保持在15万人左右,一改往年村官规模快速扩张的趋势。因此,在对待08届期满村官的分流消化上,各地组织部门大都以解聘为主。

  虽然各地组织部门对解聘的大学生村官给予安排流动出路,但仍有不少村官表示不满。

  “我们这些工作在农村最基层的‘下田’干部不期望能留在乡政府,只要给我们编制,不让身份这么尴尬,哪怕是敬老院、卫生院我们都愿意去。”湖南长沙某地08届大学生村官刘诚告诉记者。6年的基层生活不但让他们对农村产生了深厚感情,更让他们有了跟社会脱节的感觉。刘诚说,“我们现在只适合留在基层,如果去企业找工作肯定找不到,因为没有经验和技术,学历也不高,跟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比,我们肯定被淘汰。”

  考试是“五条出路”之一,在大学生村官群体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干得好不如考得好”。2008年刚开始招聘村官时,由于门槛较低,所以专科学历的大学生村官较多。而随着村官的发展,村官考试中的招考职位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以至于现在许多专科村官无法报考理想职位。湖南郴州市08届大学生村官胡志鹏说,“我们大专生村官,在村官考试中有很多职位不能报考,而本科学历村官的限制却少得多,造成村官竞争压力大,出路更少。”

  湖南某地08届大学生村官周飞这几年一直在考试,却一直没能考上,他把原因归结为自己不够努力。可是考场上不如意,他却在事业上有所成就。这6年,周飞曾带领村民创办过150多亩的金银花种植基地,近两年又做起了公益,发起爱心助学活动 ,至今已资助了150多名贫困学生,并和其他村官一起建立了三所雷锋书屋。问起最近的状况,周飞显得很是苦闷、无奈,又心有不甘。“最近不做了,要解聘了嘛。我不是本地人,得回原籍,自谋出路。”

  大学生村官:后路没了 这6年又算什么?

  据了解,截止今年8月底,湖南省仍有158名08届大学生村官在岗。根据8月21日湖南省委基层党建办公室发布的《关于切实做好2008年选聘仍续聘在岗大学生村官解聘工作的通知》,决定对2008年选聘仍续聘在岗的大学生村官不再进行续聘,并采取组织企事业单位定向招聘、转岗到街道社区或其他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岗位等措施,妥善进行分流消化。目前,大部分的村官工作及工资都已暂停。

  然而近日,有湖南大学生村官给本网发来邮件消息,称全省各地被解聘的部分村官将在近期前往省委组织部讨要说法。

  邮件中提出几个问题,其一,部分地区对中央及省委组织部关于大学生村官出路安排的政策文件基本没有落实,“如郴州某地,参加了针对村官的考试,解决了编制又被免,连考上副科的都被免了,县里通过,但市里说违规”;其二,无条件、粗暴解聘。“如湘潭县要求乡镇直接解聘村官,邵阳某镇更是警告村官严禁上访,要求所在乡镇看好人”。

  在记者采访中,有许多大学生村官情绪激动,他们认为自己在农村默默奉献了6年,无条件解聘无论从感性还是理性上都让他们无法接受。

  也有些村官比较理性,建议合理合法、有理有据的向上级部门反应村官诉求。

  “当年我们怀着一腔热血来到农村,是希望能做一些实事。6年来我们扎根基层,踏踏实实为民办事,许多人连对象都找不到,依然坚持在基层。我们把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农村,可到头来却得到一纸无条件解聘书。我们的后路没了,那这6年又算什么?”31岁的刘诚最近情绪很低落,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刘诚所在县共有8位08届大学生村官,如今全部被解聘。回想起当初县委组织部给他们的承诺是只要进了村两委班子,就不会被解聘,可以一直干下去。所以刘诚放开了手脚在村里创办了苗木基地,带领周边农户创业致富。

  然而现在县组织部下发给村官的通知是“不续聘、不兜底、不给编制”的三不原则,刘彪不明白,为什么在基层默默奉献了6年,最后一点答复都没有就这样被解聘了,“确实很不甘心”。

  政策不匹配 组织部有心无力

  对于部分地区无条件解聘的做法,湖南省委组织部基层党建办刘凯敏说,并不是无条件解聘,省委组织部的安置工作还在做。根据劳动合同,村官的任期已经结束,而且中央财政已经停止拨款,村官的工资也就无从发放。“某些地方可能会采用直接解聘这种比较粗糙的方式,我们已经跟各地组织部门说过不允许他们这样做。”

  据刘凯敏介绍,湖南省的这158名大学生村官,其中29名已被乡镇聘用或者进入企业工作,到社区服务岗位的有23人,27人留村任职(已经当选村支书或村主任)。其余的人,组织部门也正在想办法,“不是暂停了工作就不管了,村官的有序流动需要时间来安排,比如考试是有固定的时间,不是随便就能组织起来的。”

  湖南省委组织部实行定向招考、企事业单位、街道社区、自主创业等多渠道安排村官出路,但刘凯敏提到,“有些大学生村官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给编制,有的村官甚至连社区都不愿意去,必须是事业单位,其他的都免谈。”

  在公务员制度改革过程中,按中央要求,建立健全从村(居)党支部书记、大学生村官和工人、农民等基层一线人员中考录公务员制度。

  另外,我国《公务员法》自2006年实施以来一直坚持凡进必考的原则,也就是说,大学生村官虽是国家选派,要想进入公务员得到编制,必须通过考试。

  而近期湖南省也召开视频会议,推进“三超两乱”问题的整改。湖南大学生村官周飞说,当地县委组织部就是以此作为解聘大学生村官的原因。

  所谓的“三超两乱”,指中央巡视组去年第二轮巡视中,在湖南发现的一些地方和部门存在超编制限额进人、超职数超规格配备领导干部、超范围分设党政职务、随意按年龄划线乱调整配备干部、违反规定程序乱进人等问题。

  为此,湖南省专门制定《严格机构编制管理和干部人事工作纪律的规定》,对超编制限额、违反规定程序进入的人员,一律予以清退。

  刘凯敏介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组织部门虽然有心帮助大学生村官,给村官一些定向招考或者事业编的名额,但无奈被人事部门否决。“现在我国事业编的趋势是凡进必考,但我们还是为大学生村官开了一个小口子,希望能给在农村工作较长时间的部分大学生村官一些编制。但村官编制的名额不是由组织部门说了算,涉及到多个部门的政策调和,政策不匹配我们也没办法。”

  一直以来对大学生村官的讨论从未离开过“出路”这一话题,作为第一届由国家正式选聘的大学生村官,他们的去向安排,不但关乎2008届村官自身的发展,也是后任大学生村官对自己未来出路的参考,更是对政府关于大学生村官工作与政策的考验。各地相关部门需结合本地实际,研究制定分流消化的实施细则和具体措施,积极稳妥落实出路安排,做好大学生村官的疏导工作,以确保大学生村官工作健康稳步推进。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