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多关注大学生村官

发布时间:2017-09-03 编辑:1025 手机版

  从1995年,大学生村官被招聘肩负起解决"三农"问题,如今全大学生村官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特殊群体。而这个特殊的群体也被赋予了时代的社会责任:带领农民建设新农村。

  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累计选聘41万名大学生村官,在岗22万人——这个数据可以覆盖全国1/3的行政村。但事实上,这在岗的22万村官未能完全服务于农村(见下图)。以农村需要的名义获得大学生村官名额,再将大学生村官截留做乡镇辅助工作,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

  "表面上看起来乡镇人满为患,但实际上各种各样的中心工作一波接一波,自上而下有很多的检查评比考核,需要更多的人手。"

  "乡镇主要领导觉得村官下村后做不了什么事,在农村发挥的作用不如在乡镇大,就把大学生村官留在了乡镇。"

  两年下来,大学生村官吴铭在农村里待的时间不超过10天。被分配到豫西某小镇的第一天,他就"滞留"在镇机关里。打扫卫生、端茶倒水、收发文件,甚至是电脑维修工。他几乎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更愿意把自己称为乡镇机关的实习生,所有的工作围绕着镇里的大小领导打转。

  被截留大学生自述:两年了,我还在信访办

  我是北京市的一名大学生村官。2012年春天,大四的我面临着巨大的就业压力。于是,我报名参加了某区县的招聘考试

  那时候,北京大学生村官工资虽然很低,但在农村不会有什么大的开支,算下来,每月甚至还会有一些结余,加上提供公务员考试专岗、落户北京等政策,我不禁为之心动。在得知自己被录取之后,我心里万分欢喜,激动得手舞足蹈,也对未来的三年充满憧憬。

  从此以后,我一直在网上关注农村的发展问题,查询可以带领农民致富的渠道。比如,我看到了无公害蔬菜的巨大市场需求,而我即将服务的区县离北京市区很近。那时的我,可谓信心满满,以为只要到了农村,就可以带领村民一起大干一场。我也为此做好了吃苦的准备。

  7月,我们带着大包小包正式到乡镇报到了。到了那里,我们才听说这里的村官都被截留在乡镇,到各个科室去接受挂职锻炼。那时,我们都很好奇乡镇为什么不让我们到农村去工作。

  几天之后,乡镇果然在大会上公布了新任职大学生村官的挂职科室。我们纷纷到各自的科室去报到,和工作人员见面,接受科室主任的教诲,然后就正式上班了。而我,被分到了乡镇信访办。

  又过了快半个月的时间,我们所任职村的名单也在大学生村官会议上公布了。那时,我们有代表站起来询问领导为什么要被截留在科室。负责管理大学生村官的组织委员解释,大学生村官有知识有文化有能力,在镇里挂职更利于发挥才智,更能接受锻炼,而且,农村生活条件差,女村官的安全问题无保障,在镇里有食堂,有宿舍,条件相对较好。我们又问说在镇里挂职了,那村里的工作怎么办。领导说要两头兼顾,分清轻重缓急,协调好科室工作和村里工作的矛盾。

  这让我灰心丧气,不能长期在村里工作,也就意味着我以前所有的想法都在一瞬间化为了空想。我很是悲伤懊恼。

  第二天,村党支部书记来镇里办事,我就和书记碰了面。书记跟我介绍了一下村里的基本情况,也对我有了个粗略的了解。我们彼此交换了手机号码,并嘱托对方有事就打电话。

  就这样,我在信访办开始了长达两年多的挂职经历。每天除了打扫卫生就是端茶倒水,要么就是帮忙解决电脑上的一些小故障,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锻炼,才渐渐地开始可以同访民交谈,了解他们的困难和诉求,提出一些建议。在信访办工作的同时,我还得处理好村内的一些工作,比如适龄妇女的孕检工作,农业部门的粮食直补工作等,我都会回村参与其中。

  刚开始,回村还是比较有保障的,只要向科室领导说明情况即可,慢慢地,随着科室业务的熟练,在科室中的重要性也随着提高,回村工作就不那么容易了。科室领导常常以科室活儿太多为由婉言拒绝我回村工作。

  在科室工作的时间越长,回村工作的机会就越少。大学生村官渐渐在科室中成了干活的主力军,有些大学生村官曾戏言:我们只要一天不上班,镇政府就得瘫痪一天。

  相反,那些有编制的乡镇公务员却慢慢地被边缘化,只需要干一些决策性质的工作,具体的执行就完全撒手,交给大学生村官们去办理。村里的工作渐渐被放在次要的位置,我们常常一周甚至一个月才回村几次,即使回去了也是办完事就走,不能作太多停留。后果就是,我们虽然来到了农村,却无法真正深入到农村去,无法了解百姓内心真实的声音。

  有些大学生村官与所任职的村严重脱节,有的甚至严重到已经工作两年了,连村里的十几名村民代表都无法分清。

  还有,村里需要大学生村官办事,往往不是让大学生村官回村办理,而是村两委干部带着材料来镇里找我们。这给村里工作的开展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时间久了,有些村干部忍不住就向镇领导反映,要求大学生村官回村工作。

  有这些诉求的村越来越多,镇里不得不召开会议研究讨论。我们一度以为镇领导会做出一些让步,让我们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回村工作。然而,事与愿违,镇领导在召开了多次会议之后,还是没有做出丝毫的让步,只是在大学生村官的会议上再一次强调了我们需要学会科室工作与村内工作兼顾,注意做好两者的协调工作。

  如今,两年多时间过去了,我还是在信访办挂职,回村的次数依旧寥寥。每当想起当初那个未能实现的理想就会扼腕叹息,想起自己的汗水不能在农村的土地上挥洒,真是对青春的一种荒废。

  村官数量的急速膨胀,造成了分流极不合理

  2014年5月30日,在中组部召开的全国大学生村官座谈会上,中组部部长赵乐际提出要"优化整体结构,保持适度规模"。

  国家层面的大学生村官制度始于2008年。当年4月,中组部、教育部、财政部和人保部四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的意见(试行)》的通知,计划从2008年开始,每年选聘2万名大学生村官,连续选聘5年。

  不过,当年全国在岗大学生村官总人数就达到了13万人。此后,这一数量还以每年五六万的速度增长。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累计选聘了41万名大学生村官。

  王鹏告诉记者,村官数量的急速膨胀,造成了分流极不合理。2008年第一年,北京就率先实现了每个行政村配两名大学生村官的目标。

  四部门的文件还明确规定,"选聘到村任职的高校毕业生聘用期间必须在村里工作,乡镇以上机关及其他单位均不得借调使用",在后来的多份文件中,这一政策均是要求如此执行。

  然而,以借调等方式截留大学生村官现象,一开始就已经出现。

  由全国大学生村官工程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胡跃高主编的《中国大学生村官发展报告》的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0年之间,西部地区有1/3左右的大学生村官基本不在岗。

  而2010年9月进行的调查显示,有77%的大学生村官有被乡镇借调的经历,其中23%的人被长期借调到乡镇而不在村里工作。

  胡跃高说,从全国整体来看,大学生村官被截留的比例超过了50%,中西部地区是村官被截留的重灾区。

  他分析,大学生村官被截留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中西部地区经济条件差,乡镇政府会考虑到村一级生活上吃住不方便;此外,乡镇一级政务管理工作比较繁重,大学生村官有热情有能力(比如熟悉计算机操作),正是最得力的工作者。

  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政治学系的肖唐镖教授坦言,自己的学生有的也是还没下村就被乡镇政府截留。"表面上看起来乡镇人满为患,但实际上各种各样的中心工作一波接一波,自上而下有很多的检查评比考核,需要更多的人手。"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截留都是违规。在全国大学生村官工程专家委员会首席专家李义良看来,让大学生村官到村里工作一段时间后,再到乡镇挂职锻炼一段时间,能加强和镇上各部门的联系。

  而违规长期截留的情况,除了乡镇的实际工作压力以外,也与一些干部对大学生村官的认识和定位有关。"乡镇主要领导觉得村官下村后做不了什么事,在农村发挥的作用不如在乡镇大,就把大学生村官留在了乡镇。"李义良说。

  以上资料来源:南方周末,文中出现的人名为化名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