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变:破解大学生村官“七年之痒”

发布时间:2017-09-11 编辑:1025 手机版

南海虫雷岗社区党委副书记、博士村官刘辉和村民聊天。

  5月底,中组部召开全国大学生村官座谈会,提出大学生村官工作的基本要求:保证质量、规模适度、完善政策、从严管理、健全机制。虽在国家层面推行大学生村官制度只有近7年时间,但大学生下村任职在我省有的地方已经试行了十余年。

  经过长时间的“检验”,大学生村官的制度设计有无遭遇“七年之痒”?大学生村官给基层治理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这个制度又该如何完善发展?南方日报记者近日对南海、惠东、揭阳、清远等地调查发现,大学生村官在农村基层治理中的确发挥了很大作用,各地对他们未来的发展空间也进行了有益的探索。让大学生进村的制度,一直在求变的路上。

  从助理到主力

  在基层得到锻炼的大学生村官不在少数。从任村官助理到成为村支书,许多大学生只用了三四年时间,这证明了他们的发展潜力

  见到唐国源时,记者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刚毕业4年的大学生,他的言行显露出同龄人少有的沉稳老道,让人误以为他是在基层工作了十几年的老干部。唐国源笑了笑说:“刚来的时候也是傻傻的,什么都不懂,在农村工作时间一长,比较磨练人。”

  有时候是早上6时,有时候是凌晨1时,只要村民有事,就是唐国源的工作时间,只因为他是惠来县溪西镇山头村的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今年3月,山头村举行换届选举,在4000多张选票里,这个一年前被临时调来任书记的大学生村官得到了3500多票。

  2010年夏天,唐国源被分配到鳌江镇龙舟村任村委会助理,一到职他就向书记拜师:“在农村工作方面我是小学生,请书记做我的老师,多带我下田入户,熟悉情况,融入群众。”随后,他见什么学什么,水稻植补、防台排涝、合作医疗、换届选举……到处都有他活跃的身影,他不再是村民心中来基层“镀金”的学生娃。

  3年基层工作的经验积累,让唐国源在被调任为山头村支部书记之初,就顺利处理好集体土地1500多万元征地款的分配问题。一个多月时间,无数次召集会议,每天几十个电话,到最后细分出十几种情况的具体分配方案,村民对他彻底信服。现在,这个年轻人思考的是如何打造山头品牌,以壮大集体经济。

  “农村能磨人”。这并非唐国源一人的感慨。

  “农村是个很大的平台。”普宁市洪阳镇宝镜院村支部书记助理陈晓丹说。宝镜院村是花果苗木生产专业村,续聘到第三个大学生村官任期的陈晓丹,在一年前开始兼任普宁市万花园花卉苗木专业合作社副社长。他发挥电子商务专业的专长,组织培训班,参与科研开发,计划园林贷款。

  “刚进来的时候,他资料不会写,不知道做思想工作是什么,也不懂怎么去跟老百姓打交道,现在挺不错的。”听到村支书陈文标这个严师对自己的肯定,陈晓丹微微一笑。

  5年里,陈晓丹通过了三次公务员考试笔试,但在陈文标看来,却是“他想走又不想走,都没有认真去准备考试”。对村里的感情,让这个大学生村官难以决定去留,而无充足准备下的笔试高分,都来自于在农村工作的经验,“好些题都是关于基层的,都是我所做过的事情”。

  像唐国源、陈晓丹这样在基层得到锻炼的大学生村官不在少数。揭阳市目前有3名大学生村官任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佛山南海区498名大学生村官中有165人进入了“两委”班子。今年6月,全国第八届大学生村官论坛发布《2014年中国大学生村官发展报告》,称2013年全国在岗的22万多名大学生村官中,任乡科级及以上职务的有4338人,有74197名大学生村官进入村“两委”,另外,有3万多名大学生村官扎根基层参与创业,领办创办创业项目2万多个,领办合办合作社5204个。

  在农村的历练中,大学生村官正从助理的角色开始成长为更重要的主力。

刘文宇利用鼓励创业的政策在村里办起了超市。

  被改变的村庄

  从基层做起,农村给予了大学生村官难得的锻炼机会,如今,逐渐成为决策者的他们开始大展拳脚,一个个村庄逐渐被改变

  每周,揭东区玉湖镇玉牌村的村民和干部都有那么一天会聚在一起接受远程教育。不管是种养技术还是政策法律,只要他们感兴趣的,大学生村官李庆林都能帮忙找出来。过去村里无人使用的电脑设备,在他到职后成为了大家的学习窗口。

  “以村民的利益为最大的出发点”,这是李庆林的工作原则。今年当选玉牌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后,成为了决策者的他将目光投向了有机农业。“现在大家都担心食品安全,如果能动手自己种,应该有不错的市场”。把荒地收集起来,提供给外出事业有成的企业家种植有机蔬菜,这一发展村集体经济的蓝图在李庆林的描绘下逐渐成形。

  2009年担任玉牌村书记助理以来,信息公开平台管理成了李庆林的另一个重要工作,通过平台定期公布财务收支情况,大家有了了解村务、党务、财务的渠道。而村民对村里工作如有不了解、不配合时,总能被这个踏实的大学生村官用耐心和道理一一化解。

  在城市社区,大学生村官在社区管理、文体活动开展上带来了新思维。“珠三角发达地区,居民的想法跟原来很不一样,现在遇到问题更需要的是多元的解决办法。”在南海桂城灯湖社区居委会任书记助理的大学生村官邵泳雪说,现在窗口服务的前台都是年轻面孔,社区工作人员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他们有耐心、懂礼貌,利用新媒体做宣传、举办有趣的文体活动、推行熟人社区、发展小区自治,大学生村官的加入让社区精彩纷呈。

  更难能可贵的是,一些大学生村官还在基层的工作中进行了深入的理论探讨。“我希望能仿效毛泽东的《寻乌调查》,写出南海区乃至广东省、全国的第一份村情民意报告,来反映 岗这个经历过几大改革的典型珠三角农村。”来自湖北黄冈的刘辉是南海区招聘的首名博士村官,他想把报告细致到哪家哪户有几头牛。

  放弃了武汉大学留校机会和正科级公务员职务,选择到南海任职 岗社区党委副书记的刘辉,对南海“政经分离”的农村改革有着浓厚兴趣。日常事务外,他积极到村里调研,目前手头的另一个项目是关于基层治理重构的探索。

  低调的刘辉从不以博士身份自居,大家都叫他“老刘”。炎热的午后,刘辉抽空带记者走访了社区,他对村里土地了如指掌,讲起基层情况时难掩兴奋,“我想我难得获得这样一个机遇,一定要把珠三角搞懂,一个典型的珠三角农村到底是怎么样的”。

  无法回避的问题

  大学生村官的积极意义值得肯定,问题也同样不容忽视。借调乡镇无法下村、工资待遇低、任期满后出路窄等问题都制约着这个群体的发展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大学生村官发展在我省还存在不均衡的问题,有的地方已经朝“一村一官”目标迈进,有的地方却迟迟未能展开。即使在发达的珠三角地区,也存在大学生村官留不住的现象。

  2009年下发的《关于建立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长效机制的意见》提出,要确保大学生村官“下得去、待得住、干得好、流得动”,而事实上,每一点在各村的实际情况都不同,没有统一的保障机制。

  “大学生村官待遇还不到一个保姆一半的工资”。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增城市石滩镇沙头村大学生村官冼润霞的话引发热议。“大学毕业后,为了我的梦想回到农村,我可以捱苦,当两个服务期满了变成30岁的时候,那就该成家有孩子了吧,经济压力会越来越大,这个时候该怎么办?想留下却没有明确身份,公务员难考,创业没有资金,专业知识丢得差不多了,再回社会竞争力也不如应届毕业生……”任期将满的冼润霞希望有个更大的平台服务更多的村子,却不知道出路何在。

  2012年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大学生村官工作的意见》中规定,新聘任大学生村官补贴标准比照乡镇新录用公务员试用期满后工资收入水平确定,并随之同步提高。在记者走访的地区中,大学生村官的平均工资在每月2500元左右,对于这个数字,大家普遍反映应付个人日常生活开销刚好,但存钱或者承担家庭开销则有困难。2014年初,大学生村官网进行任期届满出路选择的问卷调查显示,投票的14674人中有64%选择报考公务员,而现实却是普通考试竞争激烈,定向招考名额十分有限,僧多粥少。

  在冼润霞看来,大学生村官制度至今还在摸索阶段,“我们这个群体也有了一定的数量,但是整体的培养包括后续的发展、定位,一直以来都不太明朗。”而在得到XXX总书记“要关心大学生村官的工作生活,包括婚恋问题,给他们创造条件扎根基层、实现梦想”的回应时,她似乎看到了未来发展的前景。

  破解之道

  《2014年中国大学生村官发展报告》认为,决定大学生村官工作成效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大学生村官自身的能力问题,另一方面则是地方主要干部的重视程度和主要管理部门具体操作人员的工作主动性。针对大学生村官的上述瓶颈,广东各地在制度和实践上进行了探索。

  在以“政经分离”为突破口的农村体制综合改革推进下,佛山市南海区早在1999年已起步大学生村官工作,如今已形成了“本土化选拔、专业化培养、规范化管理、多元化流动”的南海模式。2012年8月,南海区与中国青年报联合共建“全国大学生村(居)官体验基地”。

  已在村、县、区三级工作过的刘辉认为,大学生村官需要下村,但并不意味着需要时时刻刻在村里,“在村里会接触到非常细致、具体的事情,但是欠缺了视野,可能很难把握一些农村改革、农村治理的大方向,到了镇级、区级会有机会接触大的方向,两者相结合对我们思考以后的村(居)工作非常有帮助”。

  揭阳市在岗的大学生村官全部纳入乡镇(街道)事业编制,享受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待遇。该市在2013年11月出台文件,规定大学生村官任职满4年(两个聘期),经考核合格的,根据工作需要可以调往其他事业单位,本人也可以申请留任,批准后可续聘。

  “事业单位调动给了大学生村官一个新的渠道流通,算是给了我们一个定心丸,你会觉得如果我努力点干出优秀成绩还有去事业单位的机会。”全国人大代表、揭西县凤江镇凤北村村主任助理王玲娜说,这将是她在4年聘期将满时会考虑的选择。

  揭阳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陈永正介绍,去年底,揭阳市第一批大学生村官两个聘期期满后,有19人调至市内其他事业单位。“最近环保局也招人,专业或者能力对口的我们都会推荐上去”。目前,揭阳全市共招聘大学生村官826人,已考入公务员及企事业单位的192人,另择业59人。

  惠东县委组织部基层办副主任钟志聪介绍,在探索完善大学生村官激励保障机制上,惠东县今年4月设立了“大学生村官关爱金”,县财政安排30万元作为关爱启动资金,从2015年起,把关爱金纳入年度财政预算,每年安排30万元扶持大学生村官,专门用于大学生村官的教育培训、困难补助、人身保险、表彰奖励以及创业扶持等方面。

  大学生刘文宇毕业后就回到惠东担任铁涌镇涌围村主任助理,两个任期即将结束,同样为出路焦虑过的他在涌围村开了“壹点惠东特产一站式购物超市”,店面挂着“铁涌大学生村官创业实体店”的牌子,100来平方米的空间里陈列着茶叶、蜂蜜、果干等惠东特产。刘文宇向记者介绍,他希望把惠东特产的农副产品销出去,通过和企业、合作社、农户的对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有了大学生村官关爱金的支持,超市一定能发展得更好”。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