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学生村官设实习期通过考察才能签合同

发布时间:2017-09-11 编辑:1025 手机版

  9月份开始,湖南今年选聘的近千名大学生村官陆续到岗。

  与以往不同,村官们今年将有3个月实习期。如果不适应农村工作,不会和村民们打交道的,将不能签聘用合同。

  “晚上梦到蝙蝠,没想到早上醒来房间里真发现了一只。”9月10日,张波开始了在长沙县江背镇福田村的“村官”生涯,没料到,在村部宿舍住的第一晚就给了这个体育专业硕士生一个“下马威”。

  这还只是第一天,等待张波的是3个月实习期的考验,通过考察才能签聘用合同。

  变化首设实习期,避免不能胜任现象

  张波是上海体育学院体育专业的一名硕士生,第一天报到,湖南农村阡陌纵横的稻田让他感到新鲜,“和山东老家差别太大了。”

  硕士生当村官,在他看来,没啥好奇怪的,“年轻人就应该磨练自己,而且以后考公务员什么的,都会定向倾斜。”事实上,近几年来,湖南大学生村官的报名门槛也在逐年提高。比如,去年将选聘条件上调至全日制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

  不过,张波想要转正,需通过3个月的“实习期”。省委组织部提到,之前有些地方出现过一些大学生村官个性比较内向、不适合从事村官工作的现象,因此湖南借鉴外地经验,今年首次建立了实习期制度。

  应对上班第一天,他和60岁老人拉家常

  对此,张波早有准备,上岗第一天村里的妇女主任带着他到镇政府转了一圈,“方便以后到镇上跑工作”。对于一名北方人,湖南方言是他必须要迈过的一道槛。10日当天,他和村里一位60岁的老人家拉家常,老人家尽量放慢语速,这让他感到很有人情味。

  还有一道关就是湖南的“辣”,张波和村里小学的老师们吃了进村来的第一顿饭,辣椒炒肉让他几乎张不了口。“我自认为适应能力蛮强的,估计有2个月时间就差不多了。”他笑着说。

  “村官必须要热情、开朗,善于和村民打成一片。”省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说,有3个月时间,村支书可以细细考察村官们是否适应农村工作,不能通过考察的将不会签订聘用合同。

  思考带来新思路,有想法的村官脱颖而出

  与张波不同,大学生村官伍晗没有直接下到村里,而是留在了长沙县暮云街道云塘社区。暮云街道工委副书记刘哲告诉她,“先在社区熟悉工作,大概一个月后再分到村。”

  今年,暮云街道一共接收了2名大学生村官。上岗第一天,刘哲就给二人布置了“作业”——每周写一篇工作日志,“通过日记考察他们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再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选择未来服务的村”。

  在他看来,村官们的到来给村级组织带来了新的思路、新的工作方式,“那些有想法的村官更容易脱颖而出”。

  上周四,暮云街道高云村举办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中秋晚会,所有节目都是村民自编自演,5000多人参加。晚会的组织者是早两年到村任职的李林惠、赵乐两名村官。让刘哲印象深刻的是,晚会的布展、节目的编排包括秩序的维护,都是村里的志愿者们张罗,“这在原来是不可想象的”。

  [讲述]

  大学生村官陈广:做好农村工作不能只靠电脑

  本报长沙讯到今年9月,毕业于湖南怀化学院的陈广,已经在长沙县金井镇工作了整整一年。一年时间,他充分体会到做好农村工作不能只靠电脑。

  陈广老家就是金井镇的。2013年9月,他以大学生村官身份到此工作。有部分村民对他这样的大学生村官存在偏见和轻视,认为他们就呆在村镇的办公室里,很少见到他们深入到村民中办些实事。

  在陈广的直接参与下,村里建立起了完善的新生儿、流动人口等户籍信息档案,陈广确实没少做工作。陈广感到委屈,后来他明白,文字工作需要做,但不能忽视了同村民的沟通和交流。前不久,陈广所在的金井镇要征收一片山地,山地原来的主人已经过世,死前并没有明确山地分配,结果两个儿子为了这笔补偿金闹了矛盾。陈广运用法律知识及时调解了两兄弟的矛盾。村民们与陈广的关系也更加亲近。

  谈到目前的工作,陈广说:“很满意,很充实”。只不过现在却对未来多了一份迷茫。“我签的合同是3年,前方路在哪里,仍然有些迷惘。”

  严控乡镇截留使用大学生村官

  近期,有媒体报道了部分乡镇截留使用大学生村官的情况。

  “这种情况并不鲜见,”省委组织部介绍,今年湖南省委组织部再次强调,乡镇不得借调、截留大学生村官。确需借调的,必须报县委组织部批准,而且借调期最长不能超过2个月。

  对于如何确保大学生村官能不被截留在乡镇工作,长沙县委组织部主要靠督查来发现问题,未按规定向村一级借用大学生村官的,将会在乡镇年终绩效考核中予以扣分。

下页更精彩:1 2 3 4 5 下一页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