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个人资料

时间:2017-01-18 编辑:静兰 手机版

  路遥(1949年12月3日-1992年11月17日),原名王卫国,汉族,中国当代作家,生于陕北一个世代农民家庭。1982年发表中篇小说《人生》获全国第二届优秀中篇小说奖。1988年发表《平凡的世界》,全景式地展现了改革时代中国城乡的社会生活和人们思想情感的巨大变迁,并获得第三届茅盾文学奖。1992年11月17日上午8时20分,路遥因肝硬化腹水医治无效在西安逝世,年仅42岁。下面是YJBYS小编为大家整理的路遥个人资料,仅供参考借鉴。

路遥个人资料

  词条概要

  路遥,中国当代作家。1980年发表《惊心动魄的一幕》。1982年发表中篇小说《人生》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1988年发表《平凡的世界》获得茅盾文学奖。

  人物经历

  路遥,1949年12月3日生于陕西榆林市清涧县一个贫困农民家庭,7岁时因为家里困难被过继给延川县农村的伯父。曾在延川县立中学学习,1969年回乡务农。

  1973年进入延安大学中文系学习,其间开始文学创作。大学毕业后,任《陕西文艺》(今为《延河》)编辑。

  1980年发表《惊心动魄的一幕》,获得第一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1982年发表中篇小说《人生》描写一个农村知识青年的人生追求和曲折经历,引起很大反响,获全国第二届优秀中篇小说奖,改编成同名电影后,获第八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轰动全国。

  1982年发表中篇小说《人生》描写一个农村知识青年的人生追求和曲折经历,引起很大反响,获全国第二届优秀中篇小说奖,改编成同名电影后,获第八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轰动全国,同年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

  1988年完成百万字的长篇巨著《平凡的世界》,以恢弘的气势和史诗般的品格全景式地表现当代城乡社会生活的长篇小说。

  1992年11月17日上午8时20分,路遥因肝硬化腹水医治无效在西安逝世。

  主要作品

  作品一览

  长篇小说

  《平凡的世界》 《人生》 《在困难的日子里》 《我和五叔的六次相遇》 《黄叶在秋风中飘落》 《惊心动魄的一幕》

  短篇小说

  《月夜静悄悄》 《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 《夏》 《姐姐》 《风雪腊梅》 《青松与小红花》 《匆匆过客》 《痛苦》

  杂文集

  《早晨从中午开始》 《路遥小说选自序》 关于《人生》的对话 《土地的寻觅》 《作家的劳动》 《柳青的遗产》 《无声的汹涌》 《生活咏叹调》 《生活的大树万古长青》 《人生》法文版序 《这束淡弱的折光》

  创作年表

  1970年

  车过南京桥(诗歌)发表于延川县文化馆主办的油印小报《革命文化》,正式开始使用笔名“路遥”,后陕西省群众艺术馆主办的《群众艺术》转载了这首诗蟠龙坝(歌剧,与陶正合作,未刊)。

  1971年

  我老汉走着就想跑(诗歌)1971年8月13日发表于《延安通讯》,后收入陕西人民出版社1972年出版的诗集《延安山花》;

  塞上柳(诗歌)1971年9月28日发表于《延安通讯》,后收入陕西人民出版社1972年出版的诗集《延安山花》。

  1972年

  灯(诗歌,与曹谷溪合作)陕西人民出版社1972年出版的诗集《延安山花》;

  当年“八路”延安来(诗歌,与曹谷溪合作)陕西人民出版社1972年出版的诗集《延安山花》;

  走进刘家峡(诗歌)陕西人民出版社1972年出版的诗集《延安山花》;

  电焊工(诗歌)陕西人民出版社1972年出版的诗集《延安山花》;

  路遥第九支队(歌剧,与闻频合作)1972年8月20日作,国庆节在延川县演出;

  1972年发表于《山花》文艺小报,桦树皮书包(叙事诗)。

  1973年

  歌儿伴着车轮飞(诗歌)《陕西文艺》1973年11月(总第3期);

  优胜红旗(短篇小说)《陕西文艺》1973年3月创刊号(总第1期)。

  1974年

  红卫兵之歌(诗歌,与金谷合作)《陕西文艺》1974第4期;

  老汉一辈子爱唱歌(诗歌)陕西人民出版社1974年出版的诗集《延安山花》增订版;

  银花灿灿(散文)《陕西文艺》1974年第5期。

  1975年

  灯光闪闪(散文)《陕西文艺》1975年第1期;

  不冻的土地(散文)《陕西文艺》1975年第5期。

  1976年

  吴堡行(散文,与李知、董墨合作)《陕西文艺》1976年第1期;

  父子俩(短篇小说)《陕西文艺》1976年第2期。

  1977年

  难忘的24小时——追记周总理1973年在延安(散文,与谷溪合作)《陕西文艺》1977年第1期。

  1978年

  不会作诗的人(短篇小说)《延河》1978年第1期。

  1979年

  在新生活面前(短篇小说)《甘肃文艺》1979年第1期;

  夏(短篇小说)《延河》1979年第10期;

  今日毛乌素(诗歌)1979年5月23日发表于《山花》。

  1980年

  惊心动魄的一幕(中篇小说)《当代》1980年第3期;

  匆匆过客(短篇小说)《山花》1980年第4期;

  青松与小红花(短篇小说)《雨花》1980年第7期;

  卖猪(短篇小说)《鸭绿江》1980年第9期;

  病危中的柳青(特写)《延河》1980年第6期。

  1981年

  姐姐(短篇小说)《延河》1981年第1期;

  月下(短篇小说)《上海文学》1981年第6期;

  风雪腊梅(短篇小说)《鸭绿江》1981年第9期。

  1982年

  人生(中篇小说)《收获》1982年第6期;

  在困难的日子里(中篇小说)《当代》1982年第5期;

  痛苦(短篇小说)《青海湖》1982年第7期;

  人生(中篇小说)单行本,中国青年出版社1982年11月出版。

  1983年

  黄叶在秋风中飘落(中篇小说)《小说界》1983年中篇专辑;

  柳青的遗产(随笔)《延河》1983年第6期;

  当代纪事(中短篇小说集)重庆出版社1983年3月出版。

  1984年

  你怎么也想不到(中篇小说)《文学家》1984年第1期;

  我和五叔的六次相遇(中篇小说)《钟山》1984年第5期;

  生活咏叹调(短篇小说)《长安》1984年第7期;

  人生(电影文学剧本)1984年由吴天明导演、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故事片《人生》。

  路遥1985年

  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短篇小说)1985年3月31日《西安晚报》;

  路遥小说选(中短篇小说集)青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9月出版;

  姐姐的爱情(中短篇小说集)中国青年出版社1985年11月出版;

  注重感情的积累(创作随笔)1985年12月19日《文学报》。

  1986年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第一部)《花城》1986年第6期;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第一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6年12月出版。

  1988年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第二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8年4月出版;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第三部)《黄河》1988年第3期。

  1989年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第三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9年10月出版。

  1991年

  在茅盾文学奖颁奖仪式上的致词(发言稿)1991年3月30日在第三届茅盾文学奖颁奖大会的演讲;

  写作是心灵的需要(讲话稿)发表于《女友》杂志“91之夏文朋诗友创作笔会”上;

  早晨从中午开始(创作随笔)1991年冬——1992年春发表于《女友》。

  1992年

  杜鹏程:燃烧的烈火(散文)《延河》1992年第1期;

  少年之梦(散文)《少年月刊》1992年第2期;

  早晨从中午开始(创作随笔集)西北大学出版社1992年12月出版。

  1993年

  路遥文集(1——5卷)陕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1月出版;

  路遥中篇小说名作选(中篇小说集,陈泽顺选编)陕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1月出版;

  早晨从中午开始(创作随笔集)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3年5月出版。

  1994年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华夏出版社 1994年10月出版。

  1995年

  平凡的世界(连环画,张春生改编、李志武画)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1月出版;

  路遥小说名作选(中篇小说、创作随笔选,陈泽顺选编)华夏出版社1995年6月出版;

  绝唱:十位早逝作家名作珍藏(作品选集)中国文学出版社1995年出版。

  1996年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华夏出版社1996年出版。

  1997年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华夏出版社1997年8月出版;

  人生(中短篇小说集)经济日报社出版社1997年9月出版。

  1998年

  姐姐(陕西名家中篇小说精选,上下册)陕西旅游出版社1998年1月出版;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华夏出版社1998年出版;

  路遥(中短篇小说、创作随笔集,中国当代作家选集丛书)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3月出版。

  1999年

  绝唱——早逝作家卷(作品选集)中国文学出版社1999年6月出版;

  路遥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陕西旅游出版社,经济日报出版社1999年1月出版。

  2000年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系列)中国青年出版社2000年7月出版;

  风雪腊梅(短篇小说集)广州出版社2000年9月出版;

  早晨从中午开始(创作随笔)广州出版社2000年9月出版;

  人生(中篇小说)时代文艺出版社2000年8月出版;

  路遥全集(1——6卷)广州出版社、太白文艺出版社2000年9月出版;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陕西旅游出版社2000年12月出版。

  2001年

  匆匆过客(中短篇小说集)陕西旅游出版社2001年9月出版;

  人生(中短篇小说集)陕西旅游出版社2001年12月出版;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陕西旅游出版社2001年9月出版。

  2002年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贵州人民出版社2002年8月;

  平凡的世界(连环画,张春生改编、李志武画)人民美术出版社2002年10月出版;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陕西旅游出版社2002年8月出版。

  2004年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5月;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茅盾文学奖系列丛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5月;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中国当代名家长篇小说代表作丛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5月;

  人生(连环画)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陕西旅游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

  2005年

  路遥文集(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

  人生(中篇小说)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1月出版;

  路遥精选集(中篇小说集)北京燕山出版社2006年5月出版;

  平凡的世界(长篇小说)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6月出版(本资料已收入马一夫、厚夫主编的《路遥再解读》一书)。

  创作特点

  作品思想

  路遥创作在思想方面一个重要表现就是深刻的哲理性。哲理在他的许多作品中不是外加的,相反已经和作品对生活本质的揭示融合一起,成为艺术构思和艺术表现的必然结果。特别是路遥中篇的结构,也可以称之为哲理性结构。生活在这些中篇里成为一个相对的封闭体系,生活的过程构成了一个个人生的大轮回。作者对人生价值和意义的哲学思考,就从这大轮回中衍化出来。高加林怀着一颗勃勃雄心,进入了城市,在城市生活的舞台上,威武雄壮地表演了一番,最后又被迫回到自己最不愿呆的农村。但是这种轮回并不是原地踏步,而是人物在经过了生活的历练与艰辛之后的一种重新出发。

  爱情观念

  路遥还通过爱情表达了对人生的思考。在路遥笔下,爱情只是作为其笔下青年男女主人公人生道路上的插曲而存在的,路遥则仅仅是为了表达人生奋斗的主题而写爱情。在路遥笔下的爱锗故事中,对于男性主人公而言,爱情只不过是他们在由乡而城道路上的踏脚石。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作家路遥总是以道德伦理作为判断人生价值的重要标准,甚至那本该不能掺入一丝杂质的爱情生活,也同样无法摆脱道德的审视。路遥浓重的道德情结,使得他在爱情故事的书写中特别重视传统伦理道德对爱情选择的重大意义。

  艺术风格

  路遥不是一个四平八稳、刻意苦吟的诗人,他在秉承传统现实主义注重客观冷静描写的同时,同样重视作家的主体作用,他认为作家作品中观照的现实必然有作家的主体判断,融入了作家的个人情感。路遥十分注重生活中的感情积累和作品中的激情倾注,将现实主义的直面人生和浪漫主义的奔放热烈一同融入到作品中,读他的作品无时无刻不能感受到蕴含在作品中或缓或急的激情涌动。在路遥为我们建构的小说世界中,你能体会到和路遥一样炽烈、温情、友好、质朴的浓烈的激情,你会随着路遥的笔感受一次次心灵的震颤和悸动,一起悲或一起喜,一起怒亦或一起怨,让你体会到和作家一样的柔情似水,一样的血气方刚。

  人物形象

  路遥作品中所创造人物的理想追求、人生价值、道德价值等一系列观念太过难美、太过理想化,太过单一,路遥常常在作品中为刻意追求这种唯美而放弃对现实的批判,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路遥作品成为经得住时间考验的真正意义的经典。比如,孙少平与田晓霞最初萌发爱情就是因为他们对读书和思考的共同爱好,这就奠定了志同道合的爱情基调。晓霞爱少平的是他的顽强意志和奋斗精神,少平爱晓霞的是她的博学善恩和勤奋敬业,这基本上是一种理想的选择,而且他们的爱情本身也基本上是由互勉和思念构成的精神恋爱。其实,爱情是有多重风景的。志同道合是一种美,两情相悦是一种美,温柔思念是一种美,灵肉结合是一种美。而《平凡的世界》只为我们展示了志同道合这一重美景,崇高固然崇高,但却失之于单一,没有展示出“平凡的世界”里平凡的人们的平凡爱情中多个侧面、多个层次、多种形态的丰富多姿的美。

  而对于配角,路遥所塑造的形象也是有特色的。其次,路遥在其进城故事的讲述中塑造了新人特质的农民形象。

  个人个性

  由于路遥出身农村,他的写作素材基本来自农村生活,他始终认定自己是一个“农民血统的儿子”,是“既带着‘农村味’又带着‘城市味’的人”,他坚信“人生的最大的幸福也许在于创作的过程,而不在于那个结果”。所以他认为“只有在无比沉重的劳动中,人才活得更为充实”。他始终以深深纠缠的故乡情结和生命的沉重感去感受生活,以陕北大地作为一个沉浮在他心里的永恒的诗意象征,每当他的创作进入低谷时,他都是一个人独自去陕北故乡的“毛乌素沙漠”,他在那里审视自己,观照社会。

  路遥的创作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正让大家穿透他的作品而进入到他的内心世界,从中可以看到他对文学的执着和创作时的艰辛,“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正是这样才使大家看到了鲜花和掌声之后的艰难之路。

  路遥的追求与成功,他的忧思与矛盾,都同他的心理结构有着密切的联系,他被称为“土著”作家,主要受到的是农民文化的影响,作为农民的儿子,他深深地爱着他的故乡,承袭和接受了传统文化的影响,以农民生活作为他取之不尽的源泉。但他又是一名“文明”的作家,他立意高远,广纳博取,时时瞻望世界文化。他喜欢《红楼梦》,鲁迅、巴尔扎克、托尔斯泰、肖洛霍夫的作品他更是百读不厌。各种报纸期刊他也经常翻阅,勤奋大量的阅读,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再参之以他独特的生活体验,使他的创作博大宏阔却又情深意长。

  社会影响

  路遥人生

  路遥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热爱家乡的黄土地。他在《早晨从中午开始》中说:“是的,我刚跨过40岁,从人生的历程来看,生命还可以说处于‘正午’时光,完全应该重新唤起青春的激情,再一次投入到这庄严的劳动之中”。42岁正是一个作家灿烂辉煌的年龄,如果路遥还活着,以他对生活的深刻的体验和苦苦的思索,以他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和他的笔力,他肯定还会为这不平凡的世界写下新的巨著。但是,路遥却过早的去世去了。路遥的早逝,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留下了一个不是谁人能轻易填补的空缺。

  精神遗产

  路遥著名作家、陕师大副教授朱鸿表示,路遥的精神遗产至少有以下四点:第一,他对文学事业的那种神圣感,以整个生命去打造自己的文学;第二,他对普通人命运深刻、持久地关注;第三,他所塑造的高加林、孙少平等人物形象,给了社会底层特别是正处于奋斗中的青年,以永远的感情共鸣与精神鼓励;第四,他尽可能地挖掘、表现了每个人本身潜在的朴素而又宝贵的精神。这四点足以使一位作家永远不朽。“路遥是我尊敬的朋友和师长”,著名作家、省文联副主席高建群如此说道。一个作家去世近二十年了,人们还在热烈地怀念他,还在谈论他的作品,这本身就是对一个作家最高的奖励。路遥的作品中那些人物及其命运,已远远超越了文学的范畴,他给一切卑微的人物以勇气与光亮,让他们知道自己能够走多远。

  怀念路遥

  研讨

  2007年11月16日是路遥逝世15周年的日子,规模盛大的全国路遥学术研讨会在延安大学隆重举行,路遥文学纪念馆正式开馆。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忠实,省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雷涛,延安大学原校长、路遥研究会会长申沛昌,延安大学校长廉振民等为纪念馆开馆揭牌,路遥女儿路茗茗还专门写来一篇饱含深情的致辞。路茗茗在博客上撰写《瞭望父亲精神的一扇窗口———写在路遥文学纪念馆开馆之际》一文,纪念自己的父亲,并表达了对各界关心路遥的人士的感谢。

  纪念

  路遥纪念馆由清涧县委、县政府投资建设,于2009年8月动工,历时两年建成。纪念馆名由著名文学家冯骥才题写。场馆总占地面积5332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1006平方米。主体馆布展的内容分为“困难的日子、山花时代、大学生活、辉煌人生、平凡的世界、永远的怀念”六部分,共展出和收藏路遥生前生活用品、手稿、信函、照片、音频视频等珍贵实物及资料600余件(张),真实地再现了路遥的一生,“生活就是无休止的奋斗”,集中地展现了作家具有史诗般品格的文学世界和“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的创作精神是一处追寻路遥足迹、缅怀作家当年、弘扬人文精神的文化场所。

  2002年11月17日是路遥逝世10周年纪念日,陕西文艺界在西安和路遥的母校延安大学举行一系列活动,纪念这位英年早逝的作家。“平凡的世界,辉煌的人生。”这句刻在路遥墓前的一块方石上的悼词,极为恰当地表述了路遥短暂而辉煌的文学人生。

  2011年12月3日是路遥62岁诞辰。当日上午,路遥纪念馆在他出生的地方陕西省清涧县石咀驿乡王家堡村开馆。

  墓地

  路遥雕像在墓地正前方有“中国作家协会、中华文学基金会、中国作协陕西分会、延安大学2006年4月立”的路遥半身汉白玉石雕塑,雕塑中的路遥,平静而坚毅,目光远远地望着前方,望着他的母校,望着陕北这片黄土地。在雕像前有一个基座,黑色的大理石上刻着“路遥之墓”这四个遒劲洒脱的大字。四周有四组石桌石凳,其中有《路遥文集》的责编陈泽顺先生捐赠的,石桌上镌刻“陕北的光荣,时代的骄傲”;还有《平凡的世界》的责编李金玉女士捐赠的,石桌上镌刻“平凡的世界,辉煌的人生”。在路遥墓后有一面高大的石壁,上面镶嵌着一尊孺子牛的浮雕和路遥“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的名言。墓地四周有枣树、松树,其中有两棵路遥喜欢的白皮松。

  从这里可以俯瞰延安和路遥母校延安大学,山下浑黄的延河水缓缓东流,河对岸的山峦,伸向远方,延伸到大陕北的苍茫里。延安就是路遥《平凡的世界》中黄原城,也是孙少平最初打工的地方,还是少平和晓霞重逢的城市,是路遥走出陕北的起点,又是他灵魂归结的终点。路遥在文章里一次次谈起这座城,谈起这片苍茫的黄土地。

  9路遥语录编辑

  “生活中真正的勇士向来是默默无闻的 喧哗不止的永远是自视清高的一群 。”

  “只有不丧失普通劳动者的感觉 我们才有可能把握社会的历史性进程的主流 才能创造出有价值的东西。”

  “一个经历了爱情创伤的青年,如果没有因这创伤而倒下,那就可能更坚强地在生活中站起来。”

  “其实,幸福和物质生活没有必然联系。幸福是一种纯精神的东西。十九世纪文学中写了那么多上层社会的明争暗斗、爱情纠葛,表面上看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归根结底问题出在精神萎缩上。”

  “如果可以把爱情概括为一首诗,一开始它应该是抒情的,人在这个阶段可以神魂颠倒,无所谓天地。可是,没有多久,它就会进入叙事,会被物质力量所干扰,诗意就会越来越少,它终将死于那种精神萎缩上。所有人爱情不是死于形式,不是死于物质力量的不可避免的渗入,而是死于内容,死于精神的萎缩。精神的东西只能被精神的东西所摧毁,贫穷什么的摧毁不了真正的爱情。 ”

  “我们承认伟人在历史过程中的贡献。可人类生活的大厦从本质上说,是由无数普通人的血汗乃至生命所建造的。伟人们常常企图用纪念碑或纪念堂来使自己永世流芳。真正万古长青的却是普通人的无人纪念碑——生生不息的人类生活自身。是的,生活之树常青。”

  “浪漫主义主宰生活中的一切——对一个女人来说,这也许是一种危险的素质。活跃的分子天性就是不稳定的。人需要火,但火往往能把人烫伤,甚至化为灰烬。”

  “命运总是不如愿。但往往是在无数的痛苦中,在重重的矛盾和艰难中,才使人成熟起来,坚强起来;虽然这些东西在实际感受中给人带来的并不都是欢乐。”

  “有时候当我在都市喧闹的大街上走过时,我常常会在一片人海中猛然停住脚步,我的思绪回到了遥远的陕北,我看见荒山秃岭之间,光着脊梁的父辈们在挥着镢头开垦土地,我虽然没有继承父辈的职业,但我永生崇敬他们伟大的劳动精神,没有这种精神,就不会有这个世界上的一切,艺术创作需要的也正是这种劳动精神。我们应该具备普通劳动人民的品质,永远也不丧失一个普通劳动者的感觉。像牛一样的劳动,像土地一样贡献。”

  只有一个人对世界了解得更广大,对人生看得更深刻,那么,他才有可能对自己所处的艰难和困苦有更好意义的理解;甚至也会心平气和的对待欢乐和幸福。

  人常说,浮得高,跌得重。

路遥个人资料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