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面临“用工难”

时间:2018-03-17 职场动态 我要投稿

深圳面临“用工难”

  (一)深圳节后用工难,缺口达到20万

  从2月11日开始,深圳开始了名为“南粤春暖”的招工大行动。在这场为期两个月的活动中,深圳将组织至少500场招聘会,大约3万家企业入场招聘。如此大张旗鼓地招贤纳士,是因为今年深圳春节之后用工缺口高达20万人。究竟这样的用工缺口是由于春节带来的“阶段性”缺口还是真正的用工荒呢?来看记者在深圳的调查。

  张全收,是深圳全顺人力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还有个外号,“农民工司令”,手下的全顺人力资源是深圳最大的劳务派遣公司,经济半小时栏目组曾多次采访过他。一大早就带着员工走步,跑操,张全收显得精神抖擞,但看得出来,事实上他比较疲惫。张全收告诉记者,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深圳和河南老家之间来回奔波着,到现在,手下的员工已有七、八千人陆续返回上岗,但和去年比,返回的人数在减少,今年比照往年少回来十分之一。

  在2007年,经济半小时栏目就曾对全顺公司进行过报道,当时,面对农民工就业淡旺季不均、用工和求职信息不畅的局面,全顺公司将农民工接收后进行培训,再分别派遣到各用工单位,实现资源的有效整合,在农民工没有工作待工期间,由公司负责提供食宿,即使不上班依然发放保底工资,由此创造了“全顺模式”,经过几年发展,2011年最高峰时,员工达到了两万多人。张全收说,往常这个阶段,返回公司的员工应该接近万人,但今年没有达到。另一方面,来要人的公司却是络绎不绝。深圳市中信太和通讯设备有限公司,全顺公司的常年合作伙伴,公司负责人用“抢”这个词来形容他们今年到全顺公司招工时的心情,在公司的一个生产车间,记者注意到,总共6条装配线中,有3条空着。邵炳蔚说,中信太和已有10年历史,是深圳市的高新技术企业,声誉、待遇在同行中都名列前茅,即使是这样,通常情况下他们需要员工2000多,但现在缺口还是达到了三分之一。邵炳蔚还说现在公司的订单非常的饱满,他们等待新员工就像久渴等水一样。

  象久旱等雨一样等员工的不只是中信太和,在全顺公司的培训基地,记者注意到,许多工厂干脆把招聘广告贴到了这里。来这里抢工人的不仅有深圳,广东省内,甚至还有东北地区的企业。

  (二)招工形势变化大,企业排队找员工

  这次深圳之行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闲置的生产线,而是招工广告上的内容,从工作、居住环境,工资待遇,到图书馆、郊游、运动会,看得出来,为了招工,企业可是动足了脑筋。从工人排着队找工作,到企业排着队找员工,短短5年的时间,用工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变化呢?

  在深圳全顺公司的培训基地里,张全收送走了200名赶往福州的工人,宽敞的基地大院内立刻空旷了许多,这和三年前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是记者2009年2月在全顺当时的培训基地拍摄的画面,将近两千名员工无法上岗,只能日复一日地在这里等待。

  经济半小时栏目已经对全顺公司跟踪采访了五年,从2007年的用工市场淡旺季不均、供求信息不对称,到2009年金融危机后的就业难,再到现在的招工难扩展到内陆、东北地区,张全收经历了变化日益剧烈的五年,那么,是什么造成现在的招工难呢?

  记者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全顺人力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全收。张全收告诉记者,因为它都分流了,全国各地在分流,不像过去内地城市来深圳打工,一来都是一大堆,一来都是,一个厂子是几千上万人,过去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春节过后,他专程回河南老家进行了调研。根据河南相关部门提供的数据,2011年,河南农村劳动力省内转移1268万人,省外输出1190万人,省内转移首次超过了省外输出。对于宏观数据,张全收无从把握,但从身边来看,分流确实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在全顺公司,记者认识了2009年金融危机后来到这里的孙瑞芳,小孙家在开封县,2009年待工了近一个月后,终于在全顺公司找到了工作,心怀感恩的孙瑞芳转年把村里的10来个小姐妹全部介绍到了全顺,但现在她们中的多数都回到了家乡。据她说,有的是年纪大的,在这儿坚持一年,因为2010年比较累;有的因为家庭情况没来,那时候来的都是20左右了,我们那里结婚早,现在应该都结婚了。十个里边现在就剩一个了。

  对于劳动力的这种分流,张全收从这几年员工去向的变化上也有了体会。2007年,经济半小时采访全顺公司的时候,全顺的员工全部在珠三角就业,培训基地所在的镇用工就有3000人左右,2009年,公司开始把员工输送到珠三角以外、福建等地,现在员工就业则以福建、河南、山东、辽宁等地为主,培训基地所在的镇已经没有一名全顺工人,珠三角用工占全部员工比例不到30%,眼下他们已不得不考虑将总部迁往老家河南。张全收说,他们过去是以深圳为总部,现在要以中原为总部,覆盖全国各地,深圳都准备在改成办事处。

  (三)劳动力内陆转移,深圳用工何去何从

  在产业转移的大背景下,返乡创业、就地就业成为大趋势,中西部地区接纳劳动力的能力越来越强,甚至像河南、重庆等地还出现了省内转移劳动力超过了输出劳动力的情况。长三角、珠三角等地的用工形式更加严峻。那么深圳如何解决用工缺口?

  记者采访了大成食品大连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文怀。这位日本籍的总经理告诉记者,他现在投入精力最多的就是在招工上,那么如何解决招工难呢,参考日本工厂的管理经验,李文怀给出的答案是:招人不如留人。

  李文怀举了一个形象的例子:比如说招一个新员工来串串,新员工一小时他可能就串20串,串30串,而一个老员工一小时可能串80、100串。那我甚至可以给老员工3倍的工资。

  当然,李文怀说的3倍只是打一个比喻,但是增加薪酬,这确实是企业面对招工难的共同反应。以全顺公司为例,能清楚地看到员工薪酬变化的曲线。这是2007年的采访资料,从这张工人的工资条上可以看到,她这个月的工资一共是1329元。2009年来到全顺的孙瑞芳告诉记者,她当年的每月工资是 1400到1500元,2011年,她的月工资就超过了2000元。

  而在全顺今年的招工表上,月最低保底工资已经达到了2300元。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全顺人力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全收告诉记者,这是因为深圳市刚刚调整了2012年最低工资标准,现在深圳全日制就业劳动者最低工资标准为1500元每月,为目前全国最高。提高标准后,全顺对与自己合作的工厂也挑捡了起来。张全收透露了一个新情况,现在每天来要人的工厂很多,但符合他们合作条件的却不多。因为公司总部在深圳,公司的工人要拿到深圳的工资标准,深圳现在8个小时最低工资都是1500了,不管这里的工人去到河南,还是去到大连、福州下面,都要拿这个工资的标准。也就是说,全顺员工和合作企业实行的同工同酬,在有些地区甚至是同工高酬,全顺的运营费用全部要由合作企业单独支付,这样就导致小型工厂根本无法与他们合作,也就是说,小企业才真正面临着难以逾越的招工难。他说,有实力的大的公司、大的企业可以用我们的,但要是公司都是两三百人,三五百人,那它就不会用我们的人。

深圳面临“用工难”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