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用工荒倒逼企业转型

时间:2018-03-20 职场动态 我要投稿

深圳:用工荒倒逼企业转型

 2月2日一大早,来自甘肃庆阳的李先生站在深圳市罗湖区八卦二路的劳动就业大厦门前,仔细阅读着一条条企业招聘广告。李先生今年40岁,手中握有电工证的他,并不急于马上就业。“这3天找工作,我发现企业给电工岗位基本上都能开出3500元左右的工资,所以我想好好挑选一下”。

2月2日,深圳市针对外来工提供就业服务的“春风行动”已经开市了。深圳市劳动保障部门还规定,从1月30日开始,每周一到周五,劳动就业大厦均有公益招聘会。招聘会实行“双免”政策,进场招聘的企业免费,求职者也免费。

针对龙年春节后可能出现的“用工荒”,深圳市劳动保障部门早在去年12月30日就出台措施,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从2012年2月1日起,深圳的最低工资标准上调至每月1500元,为全国最高。

春节刚过,来自深圳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数据显示,节后深圳用工缺口约20余万,且主要是结构性缺工。

用工荒愁坏了企业老板

大年初八,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的一家工厂门口,早早就摆起了招聘点。行政人事工作人员李小姐在招聘点守候了一天,却只收到9份简历。与300人的缺口相比,李小姐表示,“按往年的形势,一天能招到20~30个普工,但今年只收到9份简历,招工是一年比一年难了。”

距离这个企业不远,另一家科技企业的招聘结果也不理想。负责招聘的吴小姐在招聘点守候多日,还是没有招够人,“缺口还有30%”。无奈中,她发出了叹息:“以前是企业选普工,如今是普工挑企业,普工非常缺。”

在深圳,很多用工单位为了吸引应聘者,普遍提高了基本工资,还增加了加班工资和福利补贴以及休假时间。“不等政府调高最低工资标准,我们早就自己先把工资调高了,还增加了福利待遇,降低了用人标准,但还是招不到人”。

记者随机走访了几家餐饮服务业企业。大年初六,位于深圳市福田区香蜜湖路的美食一条街上,80%的餐馆都贴出了招聘广告,缺工工种涵盖了服务员、保安、传菜员、配餐员等工种。

实际上,餐饮业的薪酬标准早已提高。福田区一家湘菜馆的老板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前厨房用工成本只需要每个月800元, 但现在已经飙升到每月2.7万元。厨师每人每月的工资至少都开到3000元以上,加上其他各项收入,月收入5000多元不成问题。再加上服务员、配菜、洗碗工等各项人力成本,餐馆赚的只是微利。

在提高工资的背景下,深圳餐饮业的用人标准仍然一降再降。中南人力资源公司经理王黎明介绍说,以前招人大多要求“身体健康,年龄18~25岁,女性优先”,现在很多都改成“年龄不限”、“性别不限”、“生熟手均可”。

王黎明说,“根据中南人才市场的统计,目前深圳仅餐饮从业人员的缺口就达到8万人。如果加上酒店业,缺口达到13万人。”事实上还有很多小型餐馆未计算在内,真实的缺工情况远大于此。

在深圳八卦岭的街头巷尾,记者看到很多小餐厅虽然还没恢复营业,但门口大多贴着招人启事。很多小餐厅虽然在做生意,但往往需要客人自己自助服务。

用脚投票成为潮流

今年20岁出头的小曾来自粤西,在横向比较了几家工厂的工资标准之后,他表示,虽然深圳的工资会稍微高一点,但还是在老家上班更划算。小曾算过一笔账,即使每月工资能拿到3500元,但是除去吃住,一个月还是所剩无几,回家找份1000多元的工作,吃住都在家,一年能存不少钱。

但是,对那些出门找工作是为了见世面、增长阅历的求职者来说,只要工作、生活条件好于家乡,哪怕工资少点也可以。来自河南的马小姐准备在深圳找份月薪3000元的工作,“虽然在老家随便找个单位也能有2000多元,但在广东是为了见世面,学习新知识,当然迟早都会回家!”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深圳用工大区宝安区进行调查,发现一个具有普遍性的现象:凡是结构调整做得早的企业,用工问题虽然也有,但并不突出;相反,那些长期徘徊在制造业低端的小型企业,用工荒问题都比较突出。

宝安福永一家生产LED屏幕的企业负责人表示,工厂虽然还没有恢复正常运营,但现有的人手尚能保证维持运转,就在记者采访前他刚给一些工人打过电话,工人们表示,过几天就会回深圳上班。

这位负责人说,公司在几年前就预见到新形势,及时调整产业结构,大幅度消减了劳动密集型的生产线和产品,上马了数控化模式操作线及其他自动化模式仪器。比如,一台毫不起眼的自动对胶机,就可以等同于20名普工的劳动力。以前需要300人操作的生产线,现在只需要不到70人就可以正常生产。

深圳:用工荒倒逼企业转型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