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求职不愿进民办学校

时间:2018-04-20 职场动态 我要投稿

大学生求职不愿进民办学校

1978年10月,湖南一批退休老师以敢为人先的湖南精神办起了高考文化补习班,后来发展为湖南长沙中山业余大学(湖南中山进修大学),据考证,这是当时我国第一所民办性质的学校。

时光荏苒,30多年过去,湖南民办教育进入到蓬勃发展期,无论从师资还是校园建设都不可同日而语。可是“招不到优秀的大学生任教,招到了也留不住”依然成了不少民办教育机构的心头之痛和发展瓶颈。一方面是蓬勃发展的民办教育机构对人才求贤若渴,一方面是急于求职的大学毕业生却把去民办教育机构看成“等而下”的选择。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才需求冲突存在?近日记者就“你愿不愿意选择民办教育机构”在大学生群体中进行的一项微调查结果显示,有6成学子愿意选择民办全日制学校,仅有2成学子愿意选择民办培训机构,个中原因既跟民办机构制度不健全、没有成熟的企业文化等自身不足相关,也跟政府职能部门政策扶持待遇相关,更跟大学生不更新观念,对民办教育误解良多相关。

原因一:无资质机构搅局

据长沙市教育局统计数据显示,在教育局注册的长沙市民办培训机构286所。而实际数字远不止这些。由于民办教育未进行分类管理,导致很多民办营利教育机构“似企业不似企业、似学校不似学校”。

“与教师职业的初恋算是毁了”

“我原来以为是来当老师,结果发现我还是业务员推销员和售后服务人员。”2月份刚从井湾子附近一家培训机构离职的邱冰(化名)自嘲地告诉记者,她在这个机构呆了6个月,却像看了一部“课外培训机构混乱史大全”,“跟我理解的教育大相径庭,良心也倍觉不安。”来自青岛的邱冰去年从长沙一所非师范专业毕业,由于男朋友留在长沙读研,爱好教师职业的邱冰选择了进培训机构,“没有专业背景和教师资格证,想进学校肯定是天方夜谭,我选择进培训机构,是因为他们的要求相对低,也实现了我当老师的梦想。”

1500元一个月的工资,培训了一个月邱冰上岗了,然后她在机构介绍里面,发现自己被包装成了“资深中学教师”。过完3个月试用期,邱冰没有看到传说中的“聘用合同”,更别提“五险一金”。“而且我的工作不仅是当老师,还要拉业务,接到家长投诉时还要违心地为机构辩解。”邱冰说,她与老师这个职业的“初恋”算是彻底毁掉了,给后来者的忠告是,如果选择进培训机构一定要找正规机构,不然误己误人。

注册在工商,办的却是学校

“邱冰”只是教育培训行业从业者的一个背影,却代表着一个庞大的群体,并且对未来的群体从业者产生深远影响。由于国家对教育资质的认定相当严格,因此一些机构往往“曲线救国”:注册在工商,开办的却是学校,打着教育咨询的旗号去招生办学,既包括邱冰所在的小培训机构,也包括一些全国连锁的知名机构。

最近在全国52个城市拥有1000多家分校、在长沙也设有不少培训点的民办教育机构龙文教育就被爆出存在“没有教学资质”、“师资薄弱”、“追求短期内的最大收益”等问题。该集团总裁刘映东承认,该公司在全国52个城市开设的教学点中,仅有20个城市的教学点具备办学资格,其余30多个的办学资格仍在筹备办理。


 

“此次长沙市民办学校形象展示暨人才招聘咨询会是长沙市民办教育优质诚信服务计划的一部分,帮助民办学校组建优质的师资队伍。”据咨询会工作人员介绍,此次咨询会将组织各市直单位和区县(市)教育局所属民办学历教育(高等院校、普通中学、职业中学、普通小学、幼儿园)、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共同参与,“这些机构都由教育管理机构和媒体纳入诚信管理体质,大学生可放心选择。”

原因二:看不到上升空间

在接受调查中有四成师范类专业大学生表示,自己不愿意选择民办教育机构,主要是因为“看不到上升空间”。

接受调查的梁州同学是中南大学文学院研三学子,他在长沙的几个培训机构和民办高职院校兼过职。他最大的感受是教育机构企业文化留不住人,“跟那些老师交谈时他们都感觉自己只是一个打工者,找不到归宿感,这也是长沙的教育培训机构老师流动性大的主要原因。”梁州表示他不会把民办教育机构作为自己的求职方向,“因为我听说那些机构都不评职称,几年后我跟进入公办学校的同学差距就拉开了。”

据了解,在民办学校难评到职称,特别是高级职称,一直是民办学校教师队伍不稳定的重要原因。要稳定民办学校的人才队伍,政策扶持和完善必不可少。记者近日从教育部门了解到,近日不少有利于民办教育人才引进和流动的政策也将陆续出台。

原因三:“旧眼光”看“民办”

由于在大学期间就经常组织同学做家教,湖南师范大学学子李松涛计划先去一家民办教育机构求职,积累经验为自己创办培训机构做准备。可是他的选择遭到了父母亲的坚决反对。“我爸爸就是最后一批转正的民办教师,听说我要去一家民办教育机构应聘,我老爸都恨不得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李松涛也告诉记者,从小到大,他看到老爸教室田间两头奔波,也理解父亲为什么执意反对,“只是他没搞懂现在进民办教育机构当老师跟以前当‘民办老师’,是两个不同概念。”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几年长沙民办教育的飞速发展,也吸引了不少人才进入到民办教育的行业当中。特别是湖南民办高校,多方重金聘人,改善师资队伍,办学质量显著提高,进入到办学的良性循环中,“人才吸引力”大增。现任湖南信息科学职业学院副院长的梁季仓,来自台湾省彰化县,英国苏格兰爱丁堡大学博士,长沙市“313”高层次引进人才之一。同为长沙市政府“313”计划引进的高端人才,获“全美杰出教育成就奖”的美国新泽西州立大学语言教育学博士刘国宪受聘为湖南外国语职业学院校长。

这似乎是民办教育机构对人才发出的讯号,民办教育已不是以前“小作坊”,只要你有才,天地广阔;而且民办教育机构对人才需求也正在升级中,“能不能进,还得看你是不是人才”。

大学生求职不愿进民办学校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