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佛15个工地6600工人80后不到20%

时间:2018-04-22 职场动态 我要投稿

广佛15个工地6600工人80后不到20%

摘要:珠江新城此项目并不是个案。据记者了解,不管是一线城市还是二三线城市的在施工项目都出现建筑工人年龄偏大的现象。

“又是60后?你就不能推荐两个年轻一点的吗?”在珠江新城的某大型施工项目上,包工头李生对一位老友吼道。“现在的80后年轻人,有几个能吃这工地的苦的,能找到60年代的已经算年轻了。”老友答道。“你看看我这个工地,基本上是60年代、50年代的建筑工,在国家还没有进入老龄化之前,我的工地已领先进入老龄化时代了,再不招几个年轻的,我担心工地会‘断档’。”

珠江新城此项目并不是个案。据记者了解,不管是一线城市还是二三线城市的在施工项目都出现建筑工人年龄偏大的现象。据南方都市报记者抽样调查,广州、佛山包括大、中、小在内的15个在施工的项目,建筑工人总人数约为6600人,其中,80- 90年代出生的建筑工人所占比例不到20%,50- 70年代的占75%,其他年代出生的则占5%。

5万人的建筑公司80后加90后不到8%

80、90后建筑工断代情况究竟如何?南方都市报记者进行抽样调查,广州、佛山包括大、中、小在内的15个在施工的项目,建筑工人总人数约为6600人,其中,80-90年代出生的建筑工人所占比例不到20%,50-70年代的占75%,其他年代出生的则占5%。

同样,建筑公司同样面临80后建筑工人稀缺的问题。据了解,注册资金3 .08亿的电白建设集团,拥有30个分公司,遍布全国,建筑工人人数高达约5万人,其中,50后占3%,60后50%,70后40%,80后6%,90后2%左右。管理层以60后为主,约两千人。

这种建筑工人80后稀缺的现象,不仅在广州、佛山有所体现,在全国各地都比较明显。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还有二三线城市,80、90的建筑工人逐渐减少。

从单个项目来看,番禺时代外滩总占地面积92123平方米,现开发第1期,总工期14个月。建筑单位广东电白建设集团番禺时代外滩项目负责人陈先生统计了一下,时代外滩工程目前的建筑工人约有1200多人,绝大部分为60和70后。其中50后约占6%,60后约占30%,70后约占45%,80后约占15%,90后约占4%.

目前,建筑工人大多来自外地,以四川、湖南、河南、贵州、广西等地为主。有珠江新城某大型工地包工头告诉记者,现在的招工方式比较简单,不用登报纸,缺人的话就通过熟人层层去找,这样找的人也比较可靠。

从建筑工人的工种来看,80后多做水电安装及防水工程,其他比如木工、砌筑及室内装修多以70后为主,而60后更多在做外墙装饰,90后多是打杂工,比如抹灰等。

“建筑工人主要以泥瓦匠、技术工和小工为主。”在天河某大型项目施工现场,项目经理余奇告诉记者,像瓦工、抹灰工、混凝土工、电焊工等工种具有一定的技术含量,需要多年的经验积累;小工主要做一些搬砖运土等重活,相对比较劳累。“现在,年轻人一般还没有多少生活压力,所以也难以承受这份苦和累。”

余奇坦言,目前在他的建筑工地上有100多人,从事技术工的大多是一些四十多岁的人,即便是做小工也以中年人居多,鲜有20多岁年轻人的身影。

月薪4000元比大学生高,80后还是很难招

“80后的人根本就不愿意来工地干活。”3月20日中午,在珠江新城环球广场项目施工现场,湛江粤西建筑工程公司负责工程的贺生告诉记者:“并不是因为待遇问题,目前建筑工人每天薪酬平均在200元,技术工更高达300元以上,最少的月收入也比应届大学毕业生高。”

出生在湖南的贺生从事建筑业已经有二十多年了,1992年从湖南老家调到中山,2008年又从中山调到广州,这期间一直负责项目工程。提起建筑工人断代的现象,贺生颇有感触。

“上个世纪90年代,建筑工地的工人基本以20-30岁的年轻人为主,占比超过七成以上。”贺生告诉记者,那个时候,建筑工人的薪酬非常低。进入21世纪,建筑工人的薪酬呈递增趋势,尤其是近几年,增幅远远超过白领。但是20-30岁的建筑工人越来越少了,即使打出高薪的筹码,也很难找到这个年龄层次的工人。

据南都记者对广、佛15家建筑工地调查了解,目前建筑工人的平均日收入为200-300元,月收入约在4000元,技术含量较高的工种月收入甚至高达万元以上。

在番禺雅居乐锦官城工地现场,建设单位上海宏润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项目人士也觉得待遇不低,公司有稳定的劳动合作关系,有着一班包工头,有木工、装钉工等。“架子工一天最少200元,塔吊工一个月大概3200元,粉刷工都是以平方米计件算,给到包工头大概10元一平方米”。

近几年工人的福利好很多。有的公司统一给工人买保险,平时过节还会拿出一部分钱给小包工头作为福利,夏天天气比较热时,建筑公司还会统一发放水、凉茶等。

湛江市建设工程总公司鸿洲国际轻纺品牌城项目经理林先生告诉记者,长期签合同的建筑工,底薪在2000-3000元/平方米,技术能力比较高的底薪在3000-4000元/平方米,如果加班就另算。

贺生说,即使薪酬和福利待遇提高,但还是很难找到80、90后的人。“工程紧张的时候,不得不涨工资,最高的会在150-200元/天的平均工资基础上上涨20%-30%左右”。

“年轻人都不愿意学,将来谁接我们的班?”

建筑工地难见80后的工人,不仅导致建筑工人出现“断层”的现象,还让一些传统的技术面临无人继承的困境。

“我们在本地很难招上建筑工,只能让工地上的老人利用放假时间从老家往外带。”一建筑工地负责人不无忧虑地说,以他所在的工地为例,整体工程干起来需要200多工人,而年后开工能到位的估计只有三分之二。而为了保证工程按时完工,他们往往会用奖励以老带新的老办法来增加人手。

“在工地上干活的工人中,有一多半是四五十岁以上的老技工,年轻人不愿到工地工作,从而导致建筑工人的青黄不接。”该负责人表示,建筑工人的“断层”,已使建筑市场上的劳动力短缺现象愈发显现。

“现在没有年轻人愿学砌砖了。”在白云某大型项目施工现场,从事10余年砌砖工作的丁团结告诉记者,其实现在工地的条件已经大有改善,尤其是在垂直运输方面,已经基本不用人力,用上了先进的电梯。提起技艺的传承,丁团结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学,将来谁来接我们的班?”

建筑工紧缺导致工钱节节高攀。在番禺某大型项目施工现场,负责招工的张晓告诉记者,建筑工目前的工资水平确实越来越高,整体需求大,但因为太苦,流失量还是很大。“未来建筑工这种蓝领工种,工资一定会高于白领的,就像美国的养路工工资高于白领一样”。

去年广东的统计显示,全广东的建筑工人用工缺口大约为150万人。在这样的背景下,工人的工资自然水涨船高。另一方面,物价涨速很快、通货膨胀很厉害,而且工业化程度在提升,所以这几年工人的工资也是水涨船高。但从根本上讲,建筑工人的工资上涨,还是由市场供求规律决定的。

目前在工地一个熟练的钢筋大工,月收入可以达到8000-9000元,这样的公众占到工地10%左右,钢筋小工月工资有3000-4000元。如果是从事模板的大工,月收入可以在11000元左右,因为对他们精度的要求更高。

北京建工集团人力资源部部长孔怀算了一笔帐,2011年北京建筑市场的劳务成本大幅增长,像钢筋工、混凝土工、电焊工等关键岗位和一些特殊工种,工资待遇普遍比去年增加了40%,最高的工人月收入能近万元。“截至1月10日,建工集团兑付的2011年度劳务费就已达到了37 .3亿元”。

另一方面,劳动力短缺的“用工荒”不降反增。“除了工资待遇,年轻人也注重休闲娱乐、人文关怀等软环境,根本就不愿意去脏乱的工地。”知名房产专家韩世同表示。

“现在工地上砌砖的大多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不要说90后,连80后都比较少见。形成反差的是,建筑行业可以说是一线工人中收入最高的工种之一,男性勤快一点平均每月能拿8000元左右,最低的也有6000元,工作自由度也比较大,晚上很少加班,但流的汗水多,环境脏一些,成为了年轻人不愿入行的主要原因。”老丁感慨万分。

探因:“人口红利”减少是根源

国家一级注册工程师喻海文认为,2008年中国进入“人口红利期”后,劳动力逐渐减少,用工成本持续上涨,这种现场不仅在房地产业,汽车服务产业等都面临这种问题。“随着出生率减少及教育的普及,农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生的孩子整体素质都在提高,这些人不再像其父辈们专门靠出卖劳动力来获取收入。”

“改革开放30年以来,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口计生工作也取得了巨大成就。”喻海文分析,当前人口出生率呈现幅度减少的现象,人口抚养率低,社会负担较轻,人口计生工作在控制人口总量、提高人口素质、转变人口结构方面的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带来了难得的“人口红利期”。

但是这导致从事体力和技工的劳动力迅速减少。喻海文认为,尤其是80、90后出生的人,更不愿意从事体力劳动,从而使建筑等多个行业出现劳动力“断层”的现象。这种现象在沿海城市表现得尤其明显,内地的农民工不愿意出来,宁愿在家找份较轻松的工作。

“整天跟泥土打交道太没面子了”

“我现在回家都不好意思和亲戚说,我在建筑工地做搬运工。”在番禺某大型楼盘,刚刚过完23岁生日的韩明告诉记者,并不是因为工资待遇低,而是做搬运工在农村老家人看来,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只有没能力的人才会去做搬运工。

韩明同时告诉记者,他是第一次到广州,但一时又找不到其他工作,所以就在朋友的介绍下进了现在的这家工地。“每天差不多有100元,多劳多得,一个月最高收入有时可达4500元,养活自己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我真的不想在工地工作,在学历各方面都不如我但比我混得好的同乡人面前,我觉得非常没有面子。所以,我要找个体面的工作。”

在天河环球广场,负责工程的贺生告诉记者,现在的工地80后越来越少了,而且流动性非常大,很多来干两至三天就走了。“有一个1985年的小伙子,前不久在工地干了不到两天就走了,主要原因是女朋友嫌弃他是建筑工人想分手,后来这小伙子不得不离开工地另找工作了。”(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惧怕脏苦累危险不愿进工地

“一些80后的工人技术活不会干,又想图轻松。”在珠江新城某工地负责招工的黄生告诉记者,80后不仅不爱干,而且不爱学习。即使是一些技术学校出来的学生,基础知识太差,根本无法胜任他们自己应聘的技术工种。“更让人头疼的是,这部分年轻人很自我,也很有自己的想法,根本不愿意向老技术工人学习。招进来也很头大。”

在白云某大型楼盘施工现场,一位大约20岁出头的小伙子告诉记者,在工地,每天都围着砖头、水泥和沙土转,很容易弄一身,而且很累。“只要有其他还可以的工作,我是不愿意在工地上干的。”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随着城市产业结构调整,就业岗位的多渠道开发,农村进城务工人员的就业面也越来越宽。建筑工人由于本身工作强度大,对年青一代进城务工人员已经逐步失去吸引力。

在就业服务市场,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年轻的进城务工人员。面对职业选择,他们不仅关心工资待遇、劳动强度等方面,更注重企业的人文关怀、个人能力提升、自我成长、未来发展空间等。对于“建筑工”这一职业,他们不约而同地回答“不愿做”。

一线城市生活成本太高了

“我下个月就回湖南老家了,广州生活成本太高了。”在海珠某大型项目施工现场,25岁的朱伟情绪很低落地告诉记者。

其实,朱伟的工资并不低。据他自己说,每个月的工资大概在5000元左右,但是广州的生活成本太高,导致自己并没有多少存款。“我女朋友在广州一家工厂工作,每个月2000多元,为了生活方便,就在外面租房,每个月交房租800多元,水电费等100多元,还有交通费、生活费共约2000多元,再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花费,我和女友每个月的存款不到1000元。”朱伟告诉记者,这样的收入还不如在家做点小生意,还不用这么辛苦。

知名房产专家韩世同认为,现在一线城市留给农民工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尤其是在通货膨胀的影响下,物价飞涨,生活成本越来越高。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城中村的逐渐消失,这部分人很难再租到那么便宜的房子,这些因素都让蓝领建筑工难以在一线城市长留。(南方都市报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探讨:“断层”能促建筑工业化进程加快?

建筑工地80、90后断层是不是一件坏事情?在国家一级注册工程师喻海文看来,这并非一件坏事。

喻海文分析,如果建筑公司不愿意在施工环境、福利待遇等方面进行改进,80后始终坚持不进工地,那么多年后,现有的这批工人逐渐进入老龄化阶段,这必将对工程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往往逆境才更能促使改变。在劳动力匮乏、老龄化加剧的情况下,建筑方一定会采用人力相对较少的机械化。如,万科近一两年正在走的建筑工业化道路。

“建筑工业化,不仅可以节省劳动力,还可以批量生产,提高建筑效率。”喻海文认为。建筑工人的“断层”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情,间接可以促使住宅建设向工业化方向发展,万科就是典型的案例。

家门口就有工地,何必背井离乡

近几年,随着一线城市可开发住宅用地的减少,很多房企开始进军二三线城市,尤其是恒大、碧桂园、万科等知名品牌房企,住宅项目在二三线城市犹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在促进房地产发展的同时,还给当地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知名品牌房企建筑负责人向记者坦言,进驻二三线城市后,一般把工地承包给当地的施工方,而建筑工人多是当地的人。

湛江某建筑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介绍,现在农村一对夫妻一般生一个孩子,最多两个,所以农村的孩子也出现娇生惯养的现象,父母一般不愿意孩子离家太远,总喜欢在自己视力能及的范围,宁愿让其在家门口附近找份工作,也不愿意将孩子送到其他城市。

同时,这些80、90后,父母都比较年轻,并且多在外面打工,所以,这些80、90后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养家压力,生活尚处于“悠闲”的阶段,赚多少钱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也就是近几年,各路房企在二三线城市的项目遍地开花,不仅为当地的失业人口提供就业机会,还为80、90后的这部分人提供了就业机会,既能满足父母至少一周能见一面的机会,又能满足对工作的需求。

广佛15个工地6600工人80后不到20%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