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哈佛的留学体验

时间:2018-01-26 留学经验 我要投稿

  想去美国哈佛留学的同学,可以听听他们的经验之谈,下面是YJBYS小编精心整理的美国哈佛的留学体验,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帮助!

  我的哈佛情结

  我与哈佛结缘,不是因为那本曾经风靡一时的《哈佛女孩》,而是一本叫做《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哈佛商学院最重要的一堂课》。前者故事中的主人公固然在许多学生和家长眼中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全额奖学金入读哈佛,进入最大的咨询公司工作,在美国组建自己的家庭等等。但是,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不一样,这也注定了走的路也会不同。

  我就先说说我的路吧。先让大家了解一下我当时申请美国大学研究生的情况,给各位同样怀揣着“美国名校梦”的童鞋们一个参考。

  首先谈一下申请的“硬件”,就是所谓的标准化成绩和大学4年平均分,这些都是个人学术能力的最客观衡量标准,也是通常招生官审阅申请表格时的一道门槛。我的GRE大约是在5、6年前(2010年)考的,1550分(换算成新的GRE大概是335分),写作5.5分,托福115分,在国内本科主修金融,GPA也在班级里是排名靠前,属于前5%。当时,我参考比对了学长学姐的申请经验评估了一下自己的条件,这些分数应该可以被一所相当不错的学校所录取,前30是没问题的。

  硬件过关,但是每年哈佛耶鲁MIT的申请者哪个不是高分数的?那么剩下的就是如何通过“软件”为申请加分,而这就是PS文章里的内容。每个学校的题目大同小异,但在研究生阶段的学校申请需要充分表达出几点,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毕业后有哪些规划?以及为什么选择这个学校?美国学生善于表达自己的优势,所以在写PS文章的时候,中国学子们要真诚但不要表现得过于谦虚,要懂得如何表现自己的独特性。要知道,录取才是王道,用你最大的热情感动招生官吧!

  收到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大信封那天(如果你收到的是小信封,那不好意思,就是没有被学校录取),说实话内心还是挺平静的,父母表现得比我还兴奋,开始通知各种亲戚好友,你们懂的。对我来说,踏入美国的大门打开了。

  哈佛成长记录– 跟着你的心走

  之前也说到了,在国内本科的专业是金融,研究生阶段我却选择了在政治和公共管理方面排名第一的哈佛肯尼迪学院,原因就是它是全世界最好的政治学院,和最优秀的人在一起,必定也能激发自己的潜能。

  念了一个学期之后,我却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不是纯政治或公共管理。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商科背景作祟,慢慢地我发现自己更倾向于文化传播方向的研究。国内读本科的时候一般不存在“换专业”这么个概念,但是来到美国后,这件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哈佛的教授和同学成为了我的后盾,他们对我说的是“follow your heart, follow your passion.”

  然而哈佛研究院并没有“文化传播”这个专业,这也让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是继续留在肯尼迪还是换学院?最后,在教授、同学的帮助下我调整了自己的目标,继续主修MPA学位,同时选修商学院,并且在肯尼迪学院的政府与商业中心工作,也算是双管齐下了。

  在这里插播一段在校内的工作经历,因为这段经历对我个人价值观的塑造收益匪浅。在政府与商业中心工作时(很多童鞋都应该知道,因为没有绿卡,身为国际学生的我们只能在校内打工,并且每周不得超过20个小时,除非申请到CPT,但由于学业繁重,也就没有到校外找工作)。在我工作的期间,刚好有一位墨西哥前总统来到哈佛担任客座教授。他身边没有保镖,也没有人给他提包,待人处事态度谦和,每次在活动举办前都和我们讨论议程细节,反复确认。作为一个学生,可以和一个国家的前总统共事,相信也只有哈佛才有这种机遇。

  最后,在回想起关于哈佛的这段经历,我个人认为(当然,你也可以有不同的意见)要想清楚一个学位对于你自己的价值。并且,在美国留学的目的不应该仅是读书,更要注重人脉的建立,强大的名校背后有着更强大的校友网络。而后者,正是我顺利在美国找到工作的原因。

  一个哈佛高材生的难题

  来到美国仅仅一年之后,我就发现自己深深爱上了波士顿,爱上了美国这里的生活。当然,这篇文章的诉求不是要写美国怎么怎么好,中国怎么怎么不好,毕竟中国不是地狱,美国也不是天堂。

  有着哈佛研究生的学历背景,并且凭借着暑假期间与同学创立私募基金所建立起的实践经验,毕业后我在2013年3月校园招聘会的一次机会,通过了现任雇主的首轮面试,后来经过4轮面试后,顺利找到了一份在纽约华尔街的工作(确切来说是收到了工作offer)。难道,我的“美”梦成真了吗?

  但是,接踵而来的事实击碎了我的幼稚想法!想要留在美国,真真是困难重重啊!

  很多人或许都知道,国际学生想要在美工作必须获得留美合法身份,而H1-B工作签是个相对来说较为方便的途径。从小除了学业以外都有些大大咧咧的我压根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件事!在拿到offer后才恍然醒悟自己必须加入工签申请的大军,杀出重围后才能继续自己的逐梦人生。不过当时一心想着自己已经镀了一层“哈佛金”,申请个工签肯定不会有问题。

  然而事与愿违了!毕业后我拿着有效期一年的OPT签证(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 就解释为实习签证吧)。在OPT签证有效期内,由我的雇主担保帮我向移民局提交H1-B的申请。所以,我在2014年4月1日(还坐了大巴跑到首都华盛顿的邮局去寄了材料,觉得这样总会机会大一点,要知道,毕竟研究生的2万个H1-B名额是先到先得的,拿不到了再加入本科毕业生的6万5千个名额里面去抽签),战战兢兢地邮寄了我的第一份,也是仅有一次机会的唯一一份H1-B申请!

  由于H1-B申请人数连年暴增,美国国务院决定采用抽签方式发放工签配额,很可惜,我在当年的H1-B的抽签中没有中签。尽管研究生的中签机率比本科生还要高那么一些,但是幸运女神没有眷顾我。(当年2015财年的名额一共有17.5万人递交H1-B申请,而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学生中签率为50% vs 本科学历35%;今年2015年的2016财年名额更是夸张,一共有23多万人递交了申请,中签率更是创下新低 - 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为36.6% vs 本科生27.9%)。这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场噩梦,都已经付出了那么多,难道这样就离开美国?

  没办法,当时在OPT结束后(2014年7月),我打包好行李回国了。

  当时被逼入绝境的我都想到了是不是通过假结婚骗个留美居留权呢,还是再念个课程恢复F1学生签证,再和大家抢夺2017财年配额?但是转念一想,如果选择继续申请H1-B,

  很可能之后转换绿卡也要等个4,5年(硕士毕业的,拿到H1-B后可以通过就业类别移民EB-2申请绿卡,针对中国大陆出生的申请人有着4年以上的排期时间)。更重要的是,在申请工作签证和转换绿卡期间,不能更换工作成了我最大障碍。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创业–所以并不可能在6,7年期间不换工作,这样对我来说,代价太大了。

  最后,在回想起关于哈佛的这段经历,我个人认为(当然,你也可以有不同的意见)要想清楚一个学位对于你自己的价值。并且,在美国留学的目的不应该仅是读书,更要注重人脉的建立,强大的名校背后有着更强大的校友网络。而后者,正是我顺利在美国找到工作的原因。

  一个哈佛高材生的难题

  来到美国仅仅一年之后,我就发现自己深深爱上了波士顿,爱上了美国这里的生活。当然,这篇文章的诉求不是要写美国怎么怎么好,中国怎么怎么不好,毕竟中国不是地狱,美国也不是天堂。

  有着哈佛研究生的学历背景,并且凭借着暑假期间与同学创立私募基金所建立起的实践经验,毕业后我在2013年3月校园招聘会的一次机会,通过了现任雇主的首轮面试,后来经过4轮面试后,顺利找到了一份在纽约华尔街的工作(确切来说是收到了工作offer)。难道,我的“美”梦成真了吗?

  但是,接踵而来的事实击碎了我的幼稚想法!想要留在美国,真真是困难重重啊!

  很多人或许都知道,国际学生想要在美工作必须获得留美合法身份,而H1-B工作签是个相对来说较为方便的途径。从小除了学业以外都有些大大咧咧的我压根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件事!在拿到offer后才恍然醒悟自己必须加入工签申请的大军,杀出重围后才能继续自己的逐梦人生。不过当时一心想着自己已经镀了一层“哈佛金”,申请个工签肯定不会有问题。

  然而事与愿违了!毕业后我拿着有效期一年的OPT签证(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 就解释为实习签证吧)。在OPT签证有效期内,由我的雇主担保帮我向移民局提交H1-B的申请。所以,我在2014年4月1日(还坐了大巴跑到首都华盛顿的邮局去寄了材料,觉得这样总会机会大一点,要知道,毕竟研究生的2万个H1-B名额是先到先得的,拿不到了再加入本科毕业生的6万5千个名额里面去抽签),战战兢兢地邮寄了我的第一份,也是仅有一次机会的唯一一份H1-B申请!

  由于H1-B申请人数连年暴增,美国国务院决定采用抽签方式发放工签配额,很可惜,我在当年的H1-B的抽签中没有中签。尽管研究生的中签机率比本科生还要高那么一些,但是幸运女神没有眷顾我。(当年2015财年的名额一共有17.5万人递交H1-B申请,而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学生中签率为50% vs 本科学历35%;今年2015年的2016财年名额更是夸张,一共有23多万人递交了申请,中签率更是创下新低 - 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为36.6% vs 本科生27.9%)。这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场噩梦,都已经付出了那么多,难道这样就离开美国?

  没办法,当时在OPT结束后(2014年7月),我打包好行李回国了。

  当时被逼入绝境的我都想到了是不是通过假结婚骗个留美居留权呢,还是再念个课程恢复F1学生签证,再和大家抢夺2017财年配额?但是转念一想,如果选择继续申请H1-B,

  很可能之后转换绿卡也要等个4,5年(硕士毕业的,拿到H1-B后可以通过就业类别移民EB-2申请绿卡,针对中国大陆出生的申请人有着4年以上的排期时间)。更重要的是,在申请工作签证和转换绿卡期间,不能更换工作成了我最大障碍。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创业–所以并不可能在6,7年期间不换工作,这样对我来说,代价太大了。

美国哈佛的留学体验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