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石山和我的灯谜缘散文

时间:2018-07-19 灯谜 我要投稿

  前些日子,收看到着名作家韩石山在电视里开讲的《才情徐志摩》,不禁使我想起了同他以灯谜为缘由的一次书信交往。

  十年前,在书店偶见韩作的一本随笔集,内有一篇名为《胡适的灯谜》,记述新文化运动巨匠胡适及新月社,在1925年元宵制灯谜、办灯会的佚事及胡适《新月社灯谜》一文,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便斗胆致函,向他求教胡适与灯谜事宜,腼颜索取《新月社灯谜》复印件。不曾想到,与我素昧平生的他,没过了几天就给我寄来了胡适一文的复印件,同时还复印了1925年2月16日《晨报副刊》上刊出的新月社灯会活动的剪影。尤其令我感动的是,韩先生还亲笔鼓励我研究灯谜,真诚告诫:“小的研究,万不可以小而忽视之,下大力气,有大境界,必会有大成果。”

  胡适在《新月社灯谜》一文中共披露了他创制的7条灯谜,并自称“这一晚灯会,我的灯可落逊了”,其实,这几条灯谜,做得还算可以。我比较欣赏这几条:“双燕归来细雨中”打“两”字,妙用“人”字象形燕子;“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时饮醉卧,武负见其上常有怪”打新月社社员“王徵”,谜面出自《史记·高祖本纪》,描述刘邦异相,谜底别解为“汉王的特征”;“惟使君与操耳”打时人“许世英”,假《三国演义》中“青梅煮酒论英雄”典故,“许”解释为“认可”的意思;“新月一钩斜,玉手纤纤指。郎心爱妾不?道个真传示”,打“祭”字。前两句以象形法和部首本义分扣“祭”字的左右上角,最后一句提示要加“示”字方能猜出;“花解语”(对偶格,曹操诗一句)“对酒当歌”,此谜格,今日多谓求凰格,以曲牌挂面,对仗工整妥帖。

  前不久,阅读《名人谜语故事》一书,说剧作家魏明伦将自己的名字创作了一谜,韩石山稍皱眉头就猜出来了。“原来作家先生对灯谜早就涉及,并颇有研究,在太原府东街上无数次弯弓射虎,连连中的,称得上是一位猜谜高手呢!”可惜当时我孤陋寡闻,以后若有机会,还要向韩先生求教几招猜谜的诀窍呢。

韩石山和我的灯谜缘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