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逸梅:读书是件快乐的事

时间:2017-06-30 学习方法 我要投稿
在我的一生中, 从我开始识字起, 书便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它们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读书和写书, 成了我生活中的常规, 成了我的必修课.在我看来, 有书读, 有书写, 是人生一大幸事.世上有许多人不识一个字, 一生没有读过一本书;也有的人, 虽然识字, 但几乎不读书, 这些人究竟是怎么生活的呢? 对我来说, 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我的生活离不开书.每天必读, 而且读得广而杂, 可以说是博览群书了.但我一直偏爱读旧体诗, 特别是唐宋的诗, 我很早就能背诵了, 但我还是一有空就翻上几页读一读.古代诗人那精湛的诗句, 巧妙的用词, 以及优美的韵律, 读后犹如品尝到一杯美酒, 能使我忘掉生活中的不少烦恼, 把分散的思想集中到写作中去.读旧体诗, 更重要的还为我的写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虽然我没有成为一个大诗人, 但偏爱读诗, 还使我结识了许多近代的大诗人, 如诗人柳亚子、朱大可等.这些朋友为我的写作提供了许多珍贵的素材.除了爱旧体诗外, 我还爱读历史书.我收藏了许多有关历史的书.我读书的方法与一般人似乎不尽相同, 不做札记, 也不做卡片, 全凭着自己的记忆, 把重要的, 或感兴趣的记住.要记住这些历史上的大小事件, 人物的一些细节, 就得经常地翻阅读过的书, 并随时加以整理, 使它们在记忆上烙下印记, 并及时地在写作中应用上.这样自己写文章时就更有说服力, 更有知识性和趣味性了.读历史, 也是我自身修养的必要, 从历史中, 我看到历代杰出的文人都是爱国的, 敢于揭露社会的不公正, 为广大劳动人民写作的.他们那为真理而奋斗的精神曾深深地鼓励着我去伸张正义.当《民权报》反对袁世凯的阴谋诡计, 大兴挞伐时, 我便马上写文章大骂袁世凯, 骂得淋漓尽致.某年, 哈同花园执事者, 仗势凌人, 被人控诸法院, 他竟纳贿获胜.我便在自己编辑的《金钢钻报》上登了一幅沈延哲对此案所绘的讽刺画.事后, 我遭到了罚款处分.这纯粹是混淆是非, 我忿然离职.柳亚子为此赠诗道: `肯将笔札媚公卿, 激浊扬清有不平.'

  读书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休息时, 翻翻书, 读读报, 也是我每天生活中不可少的内容.当我读书或写作累时, 我就会随手翻阅一些杂书.在翻阅的过程中, 我便明白, 哪些书需要认真读一下的.哪些只需略略看一下就行了, 哪些内容将来可能有用的.这样我以很短的时间, 把一下子来不及看的书分了类, 并把它们放在一定的位置上, 用时就能随时找到.从中学阶段开始我就剪报.当时, 我十分喜爱读《民立报》和《民权报》.这两份报纸都有副刊, 而且篇幅很大, 上面登有小说、笔记、诗词, 以及杂体文等, 篇篇文章无不风趣有致, 引人入胜.我就整版地收集起来.通过阅读这些文章, 我获得了意外的营养, 自己作文中的词藻丰富起来了, 思路也开阔了.剪报使我尝到了甜头.在《民权报》停刊后, 我就剪其他报纸中的好文章, 把它们订成一本本的小本子.这些剪贴本与书相比, 更为我所喜欢, 因为, 它们中每一篇文章都是我喜欢的, 而书刊不能达到这一要求.因而可以说这一本本剪贴本是文章中的精品集.我时常拿出自己的剪贴本翻阅, 一遍又一遍地阅读那些我早已熟知的文章, 但每次重读, 我都会从中获得不少新的体会.剪贴本还是我收集写作素材的重要途径之一.在我写《上海旧话》等书时, 剪贴本曾给了我许多帮助.可惜, `文革'中, 把我从中学起就精心剪贴的几十本册子都毁了.`文革'后, 我又开始了剪贴, 直至今日, 我仍很喜爱做剪报这一工作.然而, 95 岁的我现已是时不我与, 力不从心了.写作的任务那样重, 从报上剪下那些文章后, 没有时间和精力把它们整理和贴好成册了, 只能折叠在那里, 等以后再说了.

  词典也是我几乎每天要翻阅的书籍之一.我特别地爱买词典, 它们是我不出门就能请到的`老师'.这些词典受到我优厚的待遇.我书架上再挤, 也不会把它们放在地上.我特地买了一架大的玻璃书橱, 我把词典一本本地, 十分整齐地排列在架子上.我先后买下了日本出的40 本的《汉语大词典》, 我国出的《辞海》、《辞源》、《中华大字典》、《辞通》、《美术字词典》、《中国人名大词典》等, 整整地放满了一书架.它们成了我阅读、写作的最得力助手.

郑逸梅:读书是件快乐的事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