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谷城:读书要重经典

时间:2017-07-09 学习方法 我要投稿
我是真正的贫下中农出身, 我在土洋结合的小学里, 首先接触的就是古典.我初次接触的古典是中国有名的`经学'.在别的地方我不提这两个字, 但在我们历史系的同学这里, 我要提一提, 而且今后还要提.中国过去有所谓`五经': 《诗》、《书》、《易》、《礼》、《春秋》.有时也称之为`六经', 就是再加上一个《乐经》, 这个《乐经》没有了, 大家一般都不再提了;有时又称之谓`九经', 这些名词今天我们学一学也还是有用处的.`九经'指《礼》有三礼, 《春秋》有三传;有时叫做`十三经', 就是在九经后面再加四经: 论 (《论语》) 、孟 (《孟子》) 、孝 (《孝经》) 、雅 (《尔雅》) .在十三经的古典中, 我一共读过十经, 可以称得上是`饱学', 而且读得相当熟, 只有《易经》不太容易读, 《尚书》也比较难上口, 所以至今我一直建议, 将《易经》、《尚书》翻成白话文, 但这件事太难, 可以说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好.我读了《诗》、《书》、《易》三经, 《礼》读了二经, 就是《周礼》和《礼记》, 只有《仪礼》我没有读, 三传中我读过了一部《公羊传》, 一部《左氏传》, 《谷梁传》我没有读.《论语》、《孟子》、《孝经》三者我读过了, 《尔雅》没有读过.就是说十三经中, 只有《仪礼》、《谷梁传》、《尔雅》这三经我没有读过.经典是中国古代文化的大源, 这些经典, 在世界上是很有名的, 是很重要的.

  经典究竟是什么东西? 有什么用? 我现在举出三家的意见来.第一家的意见, 就是章实斋的《文史通义》说: `六经皆史', 章实斋的这个说法是好的, 我是同意的.章实斋这个名字对同学们来讲, 应该知道, 他很有名.我们历史系有一位已经去世的教授周予同先生在`六经皆史'的后面加一个料字, 叫它`六经皆史料'.我认为是妥当的, 但不加更妥当.`料'与`学'谁能分清? 写的书, 印的书, 如章太炎的书, 到底是`料'还是`学'? 章太炎一辈子搅脑筋, 写出书来, 要说没有`学'的意味也难说, 现在称它为`料', 何年化它为`学'? 也难说, 不如率直称`史', 不讲`料'也不说`学'.我是一个逃避麻烦的人, 章实斋说`六经皆史', 我就说`六经皆史', 这是推崇的话.第二家的意见是年青的教授刘师培, 在北京大学教书, 三十多岁就死了, 刘师培著有《左庵全集》, 是很大的一部书, 其中讲经学的这部分, 他说所有的社会科学, 哲学都在经学中有根基.人家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亮, 他说中国的月亮比外国的亮, 就是说他认为我们的经书里样样都有, 甚至自然科学, 都能在这部经书中找得到, 这更是推崇备至.第三种意见就是我自己的意见.周予同先生不否定经典, 而且他自成一派, 如果他能活到今天, 他会把我拖到他的派里面去.其实我并不是他那个派, 不过我们两人的意见是相投的, 到底经典是什么? 我今天借这个机会谈谈我的看法, 但要说明, 我不是提倡读经, 不是复古, 绝对不是复古.我认为经典是中国古史上, 奴隶制时代出现的一种文化遗产.同时也更应该说是世界古史上奴隶制时代出现的一种文化遗产.这与周予同先生的看法不同, 予同先生认为经典出现于封建时代, 我不赞成, 我认为是出现于奴隶制时代.它与世界上的其他经典, 是一系列的东西.世界上的其他经典有犹太旧约, 是奴隶制时代的东西;基督教的新约是奴隶制时代的东西;波斯祅教经典, 是奴隶制时代的东西;印度的吠陀经典, 佛教经典, 是奴隶制时代的东西;阿拉伯的可兰经, 是奴隶制时代的东西.中国的六经未便独异, 它是这一系列的东西, 是奴隶制时代的东西, 我的这一看法与周予同先生不同.但予同在世的时候, 我曾和他讲笑话说, 我著大六经, 你著小六经.我的所谓大六经是指: 旧约、新约、波斯祅教经典、印度吠陀经典、阿拉伯可兰经典, 再加上中国的六经.合起来是大六经;周予同先生就著他的诗、书、礼、 (乐) 、易、春秋, 合起来的小六经, 小六经是大六经中之一种.有人称我和周予同先生为东周西周, 东周、西周联合起来著世界六经, 会在世界文化史上有贡献.可惜他死了.我今天仍然坚持这种观点, 就是经典要翻译成现代文.这件事当然不必在座的史学系的同学个个都搞, 但总要有几个人搞, 总有几个人会把它翻译成现代文.我们不把它译成现代文, 而洋人却早把它译成外文, 而且译得很早很早, 译得很多很多, 英文、德文、法文的译本都有, 十三经的外文, 尤其是英文版, 来得多, 连注解都译进去了, 印刷时都是英汉对照, 上面是汉语, 下面是英语, 读起来很方便, 例如易经同尚书, 我常常读不懂原文, 用翻译成英文的来读, 反而容易读懂.在座各位一定会想到, 外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翻译这类书呢? 他们认为这是世界的文化遗产, 并不是中国一国的文化遗产, 他们有此气魄.外国人中有不少的人知道一些中国文化, 这是一个原因, 就是把经典翻译过去了.翻译工作, 你们以为是很难, 又很了不起的事情, 其实非常容易.诗、书、礼、易、春秋等十三经一共多少字? 商务印书馆出的一部书, 白文十三经总共只有六十四万字, 这个数字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我所写的书就不止六十四万字.今后如果外国人再研究, 我们至少不要浇冷水, 汤志钧到日本讲学, 讲戊戌变法, 讲康有为的经学, 轰动了日本, 说是从中国上海来了一个年青的教师, 讲经学, 这说明他们重视.我们不必附而和之, 不必追随, 但也不必浇冷水.这是祖国的文化遗产.

周谷城:读书要重经典相关推荐